热点信息
 论家具动态设计之折叠结构类型
 湘南传统的髹漆工艺研究
 检验与企业发展
 中国漆艺家具的发展
 种新型具灭火功能的软体家具及...
 塑料封边条冬季封边应用技术的...
 中国古典家具的材料感觉特性研...
 家具市场上各种实木材质差异及...
 藤家具的结构设计要点
 家具造型创新设计新途径——纸...
 贴木皮工艺质量控制探析
 成组技术在板式家具生产中运用...
 沙发设计与科学技术初探
   首页 - 详细内容
湘南传统的髹漆工艺研究
类别:生产工艺 | 录入者:says | 发布时间:2011-09-30 [5340]

作者:李 曦 (湘南学院艺术设计)

摘 要:髹漆工艺作为湘南传统民间家具制作中的一个重要加工环节,在保护和美化家具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本文以湘南家具制作中髹漆的主要材料、制作要求和工艺流程的研究为切入点,探讨了湘南地区传统的明光漆和退光漆工艺特点。

关键词:湘南;传统;髹漆工艺;生漆;明光漆;退光漆                 

中图分类号:K876.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8260(2010)07-0068-03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认识漆和使用漆的国家,距今已有七千多年的历史,漆器艺术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遗产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不仅是灿烂辉煌的中国艺术史上不可或缺的篇章,而且影响了朝鲜、日本等周边国家的漆艺发展。遗憾的是我国长期在“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形而下者不足以言之”的社会意识影响下,视百工所为之事为雕虫小技[1],加上受师徒传承的局限、制作期长等多方面因素的制约,传统髹漆工艺的使用范围不断萎缩。此外,随着现代油漆产品的发展和推广,一些地方传统的髹漆工艺几乎走到了绝迹的边缘。保护、挽救、发掘地方传统髹漆工艺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紧迫问题。

研究湘南传统的民间髹漆工艺、了解湘南传统的髹漆特色会使我们更加深入地理解传统装饰美学和传统文化的实质,对弘扬湘南传统民间文化、传承湘南地方特色的艺术风格有着重要的意义。

 

1 髹漆工艺在湘南传统家具中的作用和意义

将漆作为一种防护材料、装饰材料应用在湘南传统的民间家具中,是湘南人广泛利用自然资源来创造丰富多彩生活的重要体现。湘南传统的髹漆工艺扎根于百姓的日常生活,以实用为主体,就近取材,充满着注重实用性的朴素求实之美,充分显现了湘南人朴实的品格。

1.1 实用性

追求功能实用,是对家具进行髹漆的最初目的。

我们知道中国传统的民间家具都是由木质材料制作的,湘南传统的民间家具也不例外。虽然湘南人选取的家具木材原料都是具有一定防腐、抗虫、耐风蚀的杉木和樟木[2],但是这样的木质家具本身仍然存在一定缺陷,如木质不够坚硬和耐磨,且易燃、易受酸碱等物质的污染等。而现在保存下来的湘南传统家具能在历经数百年风雨后却依然坚固如初、风采依旧,这在很大程度上应归结于家具中漆的应用。

漆,具有附着力强、防腐、防蛀、耐磨、耐酸、耐热、耐污染等特性。因此,选其为家具进行髹涂,一方面可以大大加强防虫耐蛀、防水耐腐、防击耐磨、坚固耐用的性能;另一方面还能解决木材在使用过程中易燃、易于受其它物质污染的缺陷。

1.2 审美性

追求视觉审美,是髹漆工艺综合应用各种手法,将材料美与技术美相互融合的必然结果。由于漆膜与生俱来的美丽光泽与颜色,将漆髹涂于器表,能起到美化与装饰的作用。因此,漆从被运用的第一天起,就被注入了视觉审美的功能[1]。

生漆是本色为棕红色的半透明液体,给人以温暖、亲切、质朴之感,而中国传统家具上的黑、朱漆的髹饰对中华民族审美观念的沉淀有着长远而深刻的作用。“漆黑”这一词汇,道出了漆最为本质的美学特征,是黑的极致,它深邃静谧、高贵神秘,是传统漆艺的灵魂。朱红,颜色鲜艳却也稳重,代表着吉祥和安康。自古至今朱漆便和黑漆结成永久的伴侣,成为漆艺中仅次于黑的第二大色彩。[3]在湘南传统的民间家具色彩中黑、红两色是最主要的髹漆颜色,此外,据漆器的画面需要还有少量绿色、黄色作为点缀色彩。

由于传统的髹漆为纯手工工艺,在涂刷时的轻重具有偶然性,造成了明暗、浓淡的变化,使漆器产生出神奇变幻的朦胧美;再经过打磨之后,能推出漆蕴涵的内在光泽,从而使家具表面光可鉴人、润如肌肤,给人恰到好处的触摸感。

1.3 社会性

功能实用性、视觉审美性在湘南传统的髹漆工艺的发展过程中相互交织、相互影响,当手工艺技术的发展适应了精神生活的需要后,髹漆工艺就已不仅仅局限于物质的实用功能和视觉审美了,由于宗孝礼仪中人们感情因素的倾注,使得髹漆工艺成为社会精神生活的一个重要部分,记录下了湘南地区传统的礼教文化,这在家具制作时对髹漆方法的选择方面表现尤为突出。

由于湘南地区不盛产漆树,生漆多靠从湘西和江西一带购买,同时由于髹漆工艺比较复杂且施工期长,造成了髹漆成本相对昂贵。所以,富贵人家的家具基本都作漆,而贫穷人家的普通家具作油(饰桐油)或不饰。但,由于自古湘南百姓传承着重宗祠、敬祖先、讲郡望的伦理观,质朴的湘南百姓用华彩光亮,且经久耐用的髹漆家具寄托着对祖先的崇敬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因此,即使是贫困人家,出于宗孝礼仪等方面的考虑,只要经济还有回旋的余地,都会毫不吝啬地将香几桌(当地专门放置神龛的几案)以及祖先寿枋(棺材)等选择髹漆工艺的制作方法[2]。

1.4 环保性

现代油漆涂料大多含有毒化合物苯,少量的吸入也会对人体造成长期的损害,长期接触易引起白血病,甚至遗传给子孙后代。而生漆是从漆树上割取的天然漆液,本身不含有毒物质,且用其制成的漆器在使用过程中对环境和人体都无伤害,虽然新鲜的生漆中含有挥发性的致敏物质,大多数人初与生漆接触,易得生漆过敏性皮炎,俗称“漆疮”、“漆咬”、“中漆”等,但是,一般可以进行简单的处理即可预防,湘南百姓通常用当地盛产的生茶油涂抹皮肤和耳鼻等部位,以阻隔漆与人体的接触;即使出现过敏症状后,也可采撷当地常有的鹅不食草捣碎、搓揉后涂抹于过敏处,或用凤尾蕨加水煮沸洗澡,相应症状即可消除。据调查,生漆对人体的影响仅表现在皮肤上,对体内组织器官无明显影响,许多与生漆打交道达四五十年之久的老漆工身体依然健康,无职业病,大都能安享晚年,并且不会影响其子女后代的健康。

 

2 湘南传统髹漆工艺的基本材料和主要工具

2.1 基本材料(如图1)

生漆:也叫土漆、国漆、大漆、天然漆,它是构成髹漆工艺的最主要材料。天然生漆是漆树分泌出来的树脂,它不仅抗潮、防腐、耐酸、耐热,还有美丽柔和的光泽。它的主要成分是漆酚、漆酶和树胶质,此外还含有一定的水分和少量其它有机物质。漆酚是生漆的主要成分,是形成漆膜的主要物质;漆酶能促进酚的氧化,使干燥结膜过程加快,所以它是天然生漆常温干燥时不可缺少的天然有机催干剂;树胶质是一种很好的悬浮剂和稳定剂,能使生漆中各主要成分(包括水分)成为均匀分布的乳胶体,并使其稳定而不易变质,便于涂刷,使漆膜均匀和细致;天然生漆中的水分不但是形成乳胶体液的主要成分之一,而且也是漆在自然干燥过程中,漆酶发挥作用的必要条件[1]。

熟漆:是生漆经过日照、搅拌,掺入桐油、土子粉等混合、氧化后的物质。熟漆也必须含有一定的水分,一般含水量必须在4%一6%左右。若水分多了,漆干得过快,容易造成漆膜起皱的现象,若水分少了,则造成漆膜难以干燥的现象。

桐油:是油桐种子所榨取的油脂,为一种优良的干性植物油,具有许多生漆的优良特性,还能透出木材本身固有肌理和颜色,效果如同现代我们使用的清漆,是透明的,油膜干固后,坚硬致密,不易膨胀。一方面,加入桐油后,熟漆干燥慢,因而不易起皱和留下刷痕,有利于漆面的涂刷平整;另一方面,在漆调色时,桐油可以冲淡天然漆液的红棕色、加强漆液的透明性,有利于调配高纯度的彩漆和增加漆膜的光亮度,丰富漆的表现力[3]。

腻子:也叫漆灰,是用于填充木胎缺陷、平整其表面的材料。根据腻子的粗细度可分为粗、中、细灰,粗灰和中灰是为了把底子加厚,使漆器坚固耐用,细灰,是为了把底子面做得既平坦又细致,为使漆面光滑细腻打下基础。根据使用的范围,分为生漆腻子和熟漆腻子,其中,熟漆腻子是由生漆混合加入了密陀僧的桐油,然后加入熟石膏粉所构成的腻子,有时还要用到浆糊或水豆腐等物质,熟漆腻子用于制作明光漆;生漆腻子是由生漆加熟石膏粉和土子粉做成的腻子,用于制作退光漆。作为一种特殊退光漆工艺的堆沙工艺还会应用到瓦灰粉、瓷灰粉、河沙等做为腻子的填充物。

色料:调制黑色用墨烟粉,调制红色用烛红或品红。

土子粉:是锰矿粉末,主要成分是二氧化锰,在调配腻子时起催干剂的作用。

虫蜡:是寄生在白蜡(女贞)树上的白蜡虫所分泌的物质,呈白色或淡黄色固体,硬度大,性质稳定,不溶于水,有防潮、增加光亮度的作用。

2.2 主要工具

打磨石:也称磨刀石,有青石和黄石两种。青石质地坚硬但光滑,是磨糙漆用的,黄石质地松软和细腻,用于后期打磨。这些打磨石根据需要可以是平头、圆头、尖头等各种形状,以方便使用[4]。

刮刀:也叫刮板,有竹制、骨制、牛角制的。根据需要可长可短,一般形状上窄而厚,便于手握,下阔而薄如刀,因而得名。

漆刷:主要有牛尾刷、马尾刷和猪鬃刷等,要求弹性好不易断毛、长度适当不能太短。

此外,湘南匠人们在髹漆工艺制作中还会应用到刀、锉、棉布、丝瓜瓢等辅助工具。

 

3 髹漆工艺的注意事项和要求

湘南地区不产漆树,生漆原材料主要依靠从湘西、江西等地购买。湘南匠人们在多年的购买和髹漆制作实践中,积累了许多宝贵经验,至今他们还流传着这样的验漆口诀:“好漆似清油,明亮照人头,摇动虎斑色,挑起钓鱼钩”[5]。

同时,由于生漆遇铁会发黑,所以不用铁器,而常用木桶或陶瓷盛装。买回来的生漆,由于含杂质和水较多,因而在使用前还要棉布过滤和用陶锅煮走部分水份。

在漆的干燥上,湘南地区流传着“漆见湿”的俗语,即规定了髹漆的环境需要有一定的温度和湿润,一般以20℃—30℃的温度和RH80%左右的湿度为宜。天然生漆的干燥是髹漆工艺的重要环节之一,如果处理得不恰当,小则影响生产周期,大则造成返工浪费。天然生漆的干燥与地域、气候等因素有很大关系,制作应尽量选择在温度、湿度比较适宜的时节里进行,或在施工之后要人为地创造其所需要的环境[1]。一般选择清洁、避阳的房间,制作前还要打扫、拖地,制作期间尽量避免走动,以保证室内的无尘环境。在湘南地区,阴历的二、四、八月为髹漆工艺制作的最佳时节,但由于自然界气候变化幅度大,即使在最佳制作时节,前后几天天气也有不同,因此在相对湿度太低(天气太干燥)时,需要把施工现场的地面浇湿,墙壁上经常淋水以保持潮湿,必要时也可在四周墙壁悬挂潮湿的草帘、麻袋、旧被褥或其它的屏障物;而冬季施工温度太低时,必须设法提高施工现场的温度,如用火箱燃烧木炭的方法给室内加温[6]。

在正式髹漆之前,往往还要进行试杆做样,即用竹片或废木板来做髹漆实验,以观测漆膜的干燥速度。一般情况下3-4小时的干燥速度为宜,太慢耽误工期,太快容易起皱影响视觉效果。若做样的漆膜干燥过快,说明水份过多,需要用煮的方法去除一些水份;若做样的漆膜干燥过慢,说明水分过少或漆酶活性不足,需要加入过滤好的生漆进行调和。

 

4 湘南传统的家具髹漆工艺流程

根据所需干燥速度及髹漆效果调配好漆后,便可以在事先准备好的家具木胎上进行正式的髹漆工艺制作了。

湘南地区传统的漆作工艺主要有明光漆工艺(图2)和退光漆工艺(图3)。

明光漆工艺属于普通髹涂,是最为单纯、原始、简便、质朴、实用的方法。技术要点为:上完两道薄熟漆腻子并打磨后,均匀地将漆涂刷在器物表面,一般涂2-3遍,要井然有序。第一遍漆也叫头漆,一般头漆根据需要在生漆中加入桐油和色料,调好色后便开始进行上下方向地髹涂,要求髹涂均匀;待干透后,髹涂第二遍,此时不用加色料,髹涂时由左到右,再由右而左,如此逐步涂匀;干透后,髹涂第三遍,以上下方向来回髹涂一遍,再左右各来回一次以收边。髹涂完毕后使其静止于室内并荫干,干透后即可使用。 

退光漆工艺属于一种研磨髹涂方法,也是湘南地区较为常用的一种漆髹漆工艺,较明光漆工艺复杂,常用于桌面、凳面、扶手等需要高度耐磨保护的部位。退光漆工艺制作的漆器,光泽度好,且使用时间越久,漆越显光亮。其制作步骤如下:

1) 清理木板,即用粗糙的打磨石将木板的棱角、毛面去掉,直到手感光滑为止。

2)  处理板间接口,由于大块的桌面、台面往往是由多块板材通过竹钉拼结在一起的,因而,板与板之间常容易出现缝隙,湘南地区的漆匠采用的处理方法是:先在接口处拉出倒三角形的口子,然后用棉花或棉布搓成条状,并用生漆将其醮透后堵住板间缝隙,并用利器如刀、锉等将其压实,目的是加强板面的拉力,防止日后开裂。

3) 待接口处干后,用熟石膏粉混合生漆做成腻子(生漆腻子)批灰,厚度以能完全遮盖住缝口为准。

4) 打磨,选择质地均匀且较软的打磨石,以手感平整为准。

5)重复(3)、(4)两遍,选择的打磨石质地逐步变细腻和松软。

6) 水磨,即用一定湿度的抹布在批灰、打磨三遍后的板面上来回擦磨,以手感光滑为准。

7) 上漆,漆一般要用牛尾刷等工具刷三道。湘南地区民间使用的家具一般以黑色为底色(也有以朱红为底色的)[2]。以黑漆为例,第一道漆以生漆加墨烟粉混合而成;第二道漆以生漆加土子粉混合而成;第三道漆里一般会加鱼胆,是由于鱼胆能使黑漆变得更加黑亮和细腻。

8) 退光,即待三遍漆干透后,用细石把刷痕磨光到不吸水的程度。再用粗棉布或丝瓜瓤沾上瓦灰末在板面来回摩擦,直到使漆发热。

9)  洗灰,由于此时板面已不吸水,可用清水洗去漆面上的瓦灰末,并以手掌反复磨擦漆面,使其逐渐出现漆内蕴含的光泽。

10) 打蜡,用刀将白蜡(虫蜡)刮削成薄片并洒于板面(图4),再用细棉布就着白蜡磨擦板面,直到白蜡均匀地熔化在器物表面。

此外,退光漆工艺还有种“堆沙”的特殊做法,即在第一次批灰时将腻子刮到足够的厚度,未待其干,便将河沙均匀地洒在腻子上面,并用布鞋底拍平,使河沙嵌进腻子里,并稍微打磨平整;干后用生漆加入瓷片打成的粉末混合成腻子批第二次灰;再用粗打磨石进行打磨;其后的工艺同普通退光漆工艺。堆沙工艺的制作使用的材料量大(多时要用30多斤漆,一桶熟石膏灰,一般要批四道灰),因而制成的漆器一般非常厚实,且坚硬无比、经久耐用。

湘南传统的髹漆工艺虽然没有漆雕和镶嵌宝石、螺钿等繁琐的装饰技法,但是为了增强漆器的装饰效果,在打蜡之前会使用生漆调和一些红色、绿色的矿物质颜料如银珠粉、孔雀石进行简单的彩绘、描边以在漆面和木雕图案上营造一些点缀的色彩效果,少数富贵人家甚至还采用价格昂贵的贴金箔工艺进行装饰。

 

5 结论

湘南传统髹漆工艺是极富湘南地方特色的传统工艺,这种古老的传统工艺不该因科技文明的快速发展而被忽视,甚至面临消亡,而应该在现代高科技的带动下得到更加迅猛的发展。研究湘南地方传统的髹漆工艺首先能为保护、发掘传统民间手工工艺、为现代仿古家具的制作提供技术支持,同时应在了解历史、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推陈出新,为漆艺这一中华民族优秀文化遗产的保护做出贡献。(责任编辑:吉 湘)

 

参考文献:

[1] 乔十光. 中国传统工艺——漆艺[M]. 路甬祥总主编;乔十光主编;朱惠卿等撰稿. 郑州市:大象出版社,2004.08.

[2] 李曦,唐凤鸣,范迎春,戴向东. 湘南民间家具的装饰特征研究[J]. 家具与室内装饰, 2008(01).

[3] 沈福文. 中国漆艺美术史[M]. 北京市:人民美术出版社, 1992.05.

[4] 翁纪军. 漆艺 千文万华[M]. 上海市: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 2006.01.

[5] 祝重华. 传承•交流•融合——论漆刻艺术的表现与影响[J]. 装饰[M]. 2008(12).

[6] 李玉娟,于伸. 现代漆艺家具的发展与展望[J]. 家具与室内装饰,2009(10).

注:本文来源于《家具与室内装饰》第七期

 
» 下一篇: 检验与企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