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信息
 中国明式家具木作技术溯源
 图说益阳传统民间原竹家具郁制...
 论家具动态设计之折叠结构类型
 湘南传统的髹漆工艺研究
 江西余江工艺木雕与中国木雕主...
 户外休闲坐具设计的技术与配置...
 论官帽椅的构成美
 明式家具的脚型艺术特点及其影...
 家具企业粉尘污染现状与除尘措...
 检验与企业发展
 中国漆艺家具的发展
 对纸浆模塑家具制件研制与开发...
 家具行业的创新产品——纳米银...
 种新型具灭火功能的软体家具及...
 中国古典家具的材料感觉特性研...
 塑料封边条冬季封边应用技术的...
 家具市场上各种实木材质差异及...
 藤家具的结构设计要点
 明清古旧家具的修复和保养
 家具造型创新设计新途径——纸...
   首页 - 详细内容
烟台绒绣与抽纱技艺的对比研究
类别:工艺技术 | 录入者:fid | 发布时间:2018-05-18 [780]

■陈 沙1 朱 毅2 Chen Sha1 & Zhu Yi2

(1.2.东北林业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黑龙江哈尔滨  150040)  

摘  要:鲁绣,博采“苏、粤、蜀、湘”四大名绣之长,又独具一格,列属“八大名绣之一”。烟台绒绣与抽纱技艺同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鲁绣的不同品种,在其色彩运用、构图形式上存在着不同程度上的差异。本文对绒绣与抽纱技艺进行了对比研究,以期加深大众对烟台绒绣和抽纱技艺的保护与传承的认知。

关键词:烟台绒绣 ;烟台抽纱 ;纹样 ;色彩 ;形式美法则

Abstract: Lu Embroidery absorbs the advantages of the four famous embroideries --Suzhou Embroidery, Guangdong Embroidery, Sichuan Embroidery, and Hunan Embroidery, and it has been listed as one of the eight famous embroidery with its unique features. Both the Woolen Needlepoint Embroidery and the craft of drawnwork of Yantai are the municipal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As the different types of Lu Embroidery, there are some differences in their color using and composition form. By contrasting the Woolen Needlepoint Embroidery and the craft of drawn-work, this paper aims to reinforce the public's cognition on the protection and inheritance of them.

Key words: Yantai Woolen Needlepoint Tapestry; Yantai Drawnwork; Pattern; Color; Rules of Form Beauty

烟台绒绣与抽纱技艺作为一项传统工艺,深深地根植于劳动人民的生活之中,是历史与文化的融合之作。然而,受时代发展和生活习俗的影响,目前市场上呈现出低迷的状态,技艺传承完全处于自发状态,无人承接,能够耐得住寂寞、愿意深刻领悟并认真研究的年轻人少之又少。不让博物馆成为非遗的最终归宿,传统文化应当是流淌的,在历史的涓流中不断兼容并蓄,并焕发新的生机。本文只是对绒绣与抽纱技艺众多知识中的部分拙见,希望通过这里的抛砖引玉能够激起有识之士对绒绣与抽纱技艺的保护传承意识,以便更好地推广。

1 绒绣与抽纱纹样

烟台绒绣,其主要资材包括特制钢丝布和优质羊毛绒线,凭借绣工高超精湛地技艺,把颜色各异的绒线绣制在钢丝布上,表现出种类繁多的图案,最终制成美与实用功能相统一的精美艺术品[1-2]。20世纪初,烟台设计名师许世光及其夫人刺绣剪花高手董泰按照油画“王后出巡图”的图案,把来自欧洲的绒绣与国内的传统刺绣相结合,完成了第一幅中西合璧的精美绣品,被誉为烟台绒绣“开门第一针”,烟台绒绣自此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图1)。


■图1 许世光夫妇绣制的“王后出巡图”


■图2 唐淑娟绣制的“金丝猴”

烟台绒绣的图案多选择仿世界名画,如达芬奇的“蒙娜丽莎”,或多以花草(如卷草、忍冬花)、动物(如虎、马、猴、猫等)为主要元素进行绣制,图2所示为绒绣大师唐淑娟绣制的“金丝猴”。

除了将原有的作品图案进行继承,还在作品风格上进行创新。除了模仿西方油画作品外,一些人物像、风景画和摄影作品也被作为题材拿来使用。绒绣图案的表现形式与它的工艺针法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不同工艺针法的使用直接关系到图案的造型和构图的设计[3]。绒绣可以表现出不同的艺术效果,无论是形态各异的飞禽走兽,还是神态迥异的人物肖像;无论是浩瀚无垠的大海,还是蜿蜒起伏的群山,它都能表现的既生动逼真又极富神韵,其表现能力之强是很多刺绣品和艺术品难以企及的。

抽纱,是以纹样图纸为指导,通过抽取布料花纹中的纬线、经线,并对主要部位进行连缀,从而得到镂空的纹案。抽纱属舶来品,是19世纪末由欧洲传教士传入中国,后结合传统的民间刺绣和编织工艺技法而逐渐发展起来的。抽纱不同于绒绣,所制成品在生活之中较普及,包括各式各样的日用品,除此之外还可以作为点缀物用于服饰、饰品上,如在衣服领口、袖口等边缘处进行花边的镶嵌,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相应的装饰效果[4]

抽纱是由国外传入,所以最先出现的纹样完全是西方风格,这类纹样图案进行编织抽绣,产出了一大批抽纱作品,奠定了早期风格。当时包括玫瑰花、菊花和大卷草等在内的花草形纹样使用较多,主要分为纯花草型纹样和几何形与花草形相结合两种类型。受中国大环境潜移默化的影响,图案设计渐渐地融入了有中国味道的传统吉祥纹样,如牡丹、莲花、十二生肖等,人们把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和愿望融入在纹样之中,尤其是代表了中国文化的龙凤吉祥纹样,别有一番风味。这种结合了当地本土特色设计的抽纱纹样兼实用与形式美于一体的同时,借物抒情,使得人们的真实情感得以表达,深受广大民众的喜爱。

在对实地进行考察时注意到,目前市场上所见到的抽纱纹样具有以下几个共同之处。第一,纹样设计讲求与周围环境的搭配融合。对于不同场合、不同部位设计的纹样也是截然不同的,若是用于家居用品之中则多采用代表了自然气息的花卉植物纹样。第二,纹样设计讲求与工艺手法的结合。主要分为写实派与抽象派两大类,写实派对于纹样的处理选择特征较明显,且几乎接近自然状态,意义在于注重纹样的形似及其神韵;抽象派则会提取纹样的精髓部分并进行有意识的对它作夸张变形处理,图案变形较大,表现出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艺术效果。第三,纹样设计讲求生产所用原料的特性,即根据不同的绣地选择不同的绣线进行绣制。

2 绒绣与抽纱的艺术特征

2.1 色彩风格

烟台绒绣艺术中,绒线颜色有1300多种,特殊情况下最多的要用3000多种,每幅绒绣作品都有一个主色调,不同色彩的运用给人带来不同的感受、情绪和心境,从而产生相应的冷暖、轻重、强烈等知觉和欢乐与忧郁、热烈与冷静、华丽与朴实等情感共鸣[5]。如暖色调中的红色、黄色给人以热烈而温暖的感受,而冷色调中的蓝色、紫色带给人的则是沉着与冷静。绣工技艺的高超体现在是否善于处理和利用经纬交点的点线面变化,借此能够呈现出变化多端地色彩,色彩既需要与图案相得益彰,又需要与针法完美融合,才能创造出优秀的绒绣作品。

下面通过对绒绣艺术中被列为世界之最、至今最大的中国绒绣“祖国大地”的分析(图3),使大家对绒绣色彩运用有进一步的加深了解。该壁挂是1977年山东烟台绒绣厂根据袁运甫、黄永玉等大师的画作,历时半载绣制出来的,袁运甫对绣工的创作进行了具体的艺术指导,现悬挂于北京毛主席纪念堂正厅,此作品一经展出,使得烟台绒绣声名远播。


■图3 山东烟台绒绣厂绣制的“祖国大地”

“祖国大地”以“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为出发点进行构思创作,寓意毛泽东主席与大地同在,永垂不朽[6]。这样的巨幅绒绣壁挂无疑是我国工艺美术史上的一个创举,它不仅保证了色调一致,还实现了完美衔接,用肉眼几乎观察不到缝隙,这也集中显示了绣工师傅的高超技艺[7]。在准备阶段,烟台绒绣厂几乎集结了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参与总人数多达43人,通过广泛地分析研究,在绣制工艺上,直接采用将一根毛线分股劈开再胶合的方式,这样在一条线中融合了两种颜色,不仅不会唐突,还使得壁挂更加艳丽多姿。尤其在绣制“天空”板块时,采用了丝光线作为资材,能够最佳地表现出天空的亮度;在绣制“群山”板块时,则采用了金线作为资材,以更好的表现出山峦在阳光照耀下的绚烂辉煌,最终使得这一作品得以完美地展现在世人面前。著名技艺评论家、国务院文化部艺术局华君武先生对“祖国大地”做出了评述:“‘祖国大地’绒绣画,不仅达成了预期目标,而且十分生动地表现了我国的大好河山,景色优美,色彩丰富,是难得一见的瑰宝”。

抽纱的色彩不像绒绣的色彩那样自由,整体上给人以柔美的视觉感受,色泽较单一,多采用原料的材质原色,色调偏浅,配合精致的做工和独特的纹样设计,俨然形成一幅既朴素又高雅的画面。除单纯依靠原材料的色彩表现视觉效果之外,根据工种的工艺效果代替颜色来实现也是经常被采用的一种手段,每针每线都能起到作用,整个抽纱的图样显得疏密有致,美观大方。如园林设计中的“借景”艺术一般,把抽纱点缀到颜色有别的物体上,暗色的镂空反而能够印衬出布面上明色的纹路,使之构成鲜明的色调对比,表现出一般绣品中难以实现的立体感,形成了变化寓于统一之中的艺术效果。如图4所示,在整个抽纱图样中,“密”代表较浅的颜色,即透空比较小,节与节之间如连接不断的“网”,“疏”则代表较深的颜色,即透空比较大[8]。颜色由浅及深的表示是由密布到批布到网到辫为序体现出来的,即透空程度由小到大。


■图4 抽纱中“疏”与“密”的效果表现

2.2 构图中的形式美法则

迄今为止,形式美法则各有偏重,但是较为全面地解释是“两类八对十六种”,分别是:节奏与韵律、对比与调和、渐次与重复、特异与秩序、均衡与对称、比例与尺度、体与主体、微差与统调[9],在此其中,前者更多体现出生动性,而后者则体现出秩序性。总结分析较为优秀的绒绣制品,其构图通常是以绣稿为依据的,常见的绣稿包括图册、照片、画作等,用毛线临摹绣制出带有西方油画风格的油彩画,在构图、层次、比例上几乎未做任何改变[10]。绣稿的选择很重要,决定了整个绣品最终呈现的效果和要传达的意蕴,但是,绣稿不等于是画稿的照搬或者模仿,还需要绣工对整个绣面的布局进行主观的设计,做到“胸中有丘壑”。

抽纱工艺在构图设计方面与绒绣截然不同,更多的是讲究根据绣工自身意志进行创作,科学性更强。图5所示,不难看出两幅绣品采用的是形式美法则中的“对称与均衡”,所谓对称,是指物体或图形在某种变换条件下,可以找到一个基准线或基准点,并在其对称距离上分布有相同或相似的纹样,具体体现在色彩、形状、数量等上,这种构图给人以庄重、宁静、肃穆的感觉,其相同部分间有规律重复的现象,其基本形式包括镜面对称、逆反对称、移位对称、多面对称四大类。图中前幅绣品采用完全对称方式,仅对一个简单元素进行不断的重复变换填充,使之达到视觉效果上的秩序美感。均衡是是对称的变体,它是形式美中较常用的法则之一,它与对称本不是一个概念,但两者具有内在的同一性——稳定。图中后幅绣品采取均衡构图法,打破了对称构图法的枯燥,为纹样增加了趣味,使得绣品增添了统一的视觉效果,别有生趣[11]


■图5 抽纱构图形式之“对称与均衡”

抽纱工艺拥有种类繁多的构图方式,包括放射、同心圆、对角、满布、满盘星、内外方、均匀分布、对称、散点、走边、分割、回形等等[12],为了避免单调,同时增加绣品的美感,匠人们通常会整合多种构图形式,从而表现出特殊的意象。其中多以方、圆、角为基础,用传统的说法就是“方中见圆、圆中求方”,用各种直、曲线和不同技法组成纹样,通过曲直对比,使各自不同的特点更为突出[13]。目前,对称形式是最为常见的抽纱纹样的构图方式,它具有秩序感和规律性,如果在此基础上进行优化设计,例如采用镂空设计,能够让观众感觉更加通透。

3 结语

烟台绒绣和抽纱技艺的形式与内涵的完美融合,是独具特色的历史文化传承载体。但由于所有绣品全部都是手工刺绣,成本高,效率低,而且多数具有精湛技艺的匠人年龄老化,年轻一代又没有成长起来;又由于刺绣种类越来越多,百家争鸣的局面使得烟台绒绣与抽纱技艺发展速度明显降低,许多技艺并未推而广之,“人亡艺绝”就在所难免了。作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中不可或缺的一员,无论是在其被保护的程度,还是在被保护的成效上均应给予高度重视。本文只是对绒绣与抽纱技艺进行了粗略的整理、分析与研究,借此向全社会推广这一传统技艺,激发年轻人的从艺热情,为将我国的优秀民间技艺发扬光大,增添一抹色彩!

(责任编辑:肖  佳)

参考文献:

[1]凌云鹏.烟台绒绣:绣出中国绒绣第一针[N].烟台日报,2010-03-13(06).

[2]申凤竹,申吉忠.“烟台绒绣”发展现状与保护研究[J].人文天下,2016,(12):66-68.

[3]杨玏珊.烟台绒绣艺术研究[D].苏州:苏州大学,2012.

[4]王雪琳.烟台抽纱花边研究[D].济南:山东工艺美术学院,2014.

[5]徐海鸥.漫谈绘本插画创作[J].苏州大学学报,2009,(05):29-31.

[6]常敬竹,袁运甫.坚守在自己的世界里[N].人民日报海外版,2007-08-17(03).

[7]高伟霞,吴智慧.工匠精神在仿古家具雕饰图案中的应用探析[J].家具与室内装饰,2016,(08):12-14.

[8]孙长清.栖霞棒槌花边艺术研究[D].苏州:苏州大学,2009.

[9]王莉.图形构成在人体摄影中的应用[J].美术大观,2013,(04):68.

[10]曹静怡.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推广研究—以烟台绒绣为例[J].科技经济导刊,2017,(23):179.

[11]孟广利.L-系统分形图在纺织纹样设计上的应用[D].苏州:苏州大学,2012.

[12]许崇岫.山东地区刺绣工艺的艺术特征探究[J].农业考古,2008,(04):138-144.

[13]何珊珊,戴向东.中国传统几何纹样在会所室内空间中的运用研究[J].家具与室内装饰,2016,(11):52-53.


基金项目:黑龙江省科技成果推广项目(TC06B09-01)

作者简介:陈沙(1994-),女,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室内设计,E-mail:1571190021@qq.com

通讯作者:朱毅(1960-),男,教授,研究方向:家具设计,E-mail:527196343@qq.com

引文格式:陈沙,朱毅.烟台绒绣与抽纱技艺的对比研究[J].家具与室内装饰,2018,(04):80-81.

CHEN Sha ,ZHU Yi .A Contrast of Woolen Needlepoint Tapestry and Drawnwork in Yantai [J]. Furniture & Interior Design , 2018,(04):80-81.


注:本文来源于《家具与室内装饰》

 
» 上一篇: BIM技术在装配式建筑中的应用价值研究
» 下一篇: 佛山工业设计高端人才困境的应对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