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信息
 明式黄花梨圈椅设计比例分析—...
 商周青铜器艺术与家具设计
 中式纹样在家具设计中的应用
 创新现代中式家具的研究与实践
 欧洲城市户外家具赏析
 快餐家具设计要素探析
 中国设计在科隆 ————著名设...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环境艺术设计...
 创新现代中式家具的研究与实践
 明式家具艺术与功能的契合
 意大利经典原木家具RIVA1920
 传统家具龙纹的演变及其在现代...
 家具背后的故事——朱小杰家具...
 绿色设计在办公家具中的应用
 明式家具中吉祥文字图案特征及...
 另类家具新品上市 绝对超出你的...
 老年人家具设计浅析
 北欧家具设计的“人文功能主义...
 我国家具设计中的复古设计
 冰雪创意家具
   首页 - 详细内容
苏作家具的文化精神
类别:家具设计 | 录入者:fid | 发布时间:2019-07-27 [325]

 苏作家具,也称苏式家具,是指明清时期,以苏州为中心的江南地区生产出来的硬木家具。不同于京作家具的豪华大气,广作家具的富贵不拘,苏作家具以轻巧、俊秀、素雅的造型、饱含的文人气质以及精工细作的制造工艺而著称,是我国家具发展史乃至世界家具发展史上的一颗明珠,蕴含着我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文化的生命力在于创新,文化的穿透力在于传承。本文探讨苏作家具的文化精神,以期文以载道,经世致用,为新时代苏作家具产业的发展提供借鉴。



1.苏作家具形成的文化背景

 中国家具的发展,经历了长时间的漆木家具时期,真正演变到硬木家具时期,还是始于明朝中期。嘉靖以后,经济发展,商品得以极大的流通,工匠得到极大的自由,手工业迅速发达,制造工艺发展迅速,尤其是在江南地区。郑和下西洋以及海外贸易的进一步开放,使得东南亚的优质木材大量流入。此外,园林的兴起,使得家具陈设日益重要,在文人的参与下,家具的设计风格也日趋成熟,最终形成了极具盛名的明式家具,其典范即苏作家具。


1.1 文化思想的浸染

 明清时期,是我国封建社会的成熟时期。当时,较先秦、汉唐更富于思辨色彩的新儒学——宋明理学,成为文化的主体和官方哲学[1]。另外,王明阳派“心学”崛起并广泛传播,他和他的追随者,强调“致良知”及“知行合一”,反对繁文缛节,诚心才能“至善”。此外,由于明朝资本主义的萌芽,产生了反封建的早期启蒙思潮,朝代的更替也令人们开始更多地思考现实问题与政治改良,大力倡导有用之学。之后明中晚期商品经济的发展,印刷业的繁荣,市井文学兴起,商人地位的提高,使人们对物质和精神生活的需求产生了深刻的变化。


1.2 园林兴起的推动

 明以后富庶的江南,园林成为官僚文人和商贾文人阶层日益普遍的生活必需。明中叶,至清乾隆年间,苏州园林新建成一时风尚,明清鼎盛之时,苏州府内临近城边有园林和庭园200多处。园主人通常具有较高的文化修养,在造好一山一水,一亭一轩之后,便请一些文人雅士,定期在各家园林里做雅集,品评书画,饮酒赋诗,品鉴家具陈设、文房清供、茶酒花香。园林的兴起,自然少不了家具。陈从周先生曾这样形容园中家具的地位:它们俗称“屋肚肠”,园缺家具,即胸无点墨,水平高下自在其中[2]。只有主人品味绝佳,这园中的家具才能自然营造出一番幽旷之境。由此,我们可以窥见家具在园林中的重要地位,园林的发展,必然带动家具的发展。


1.3 文人思想的影响

明朝时期,中国古代的文学艺术出现平民化与世俗化趋势,文学艺术空前繁荣。明中期,文人士大夫的绘画成为画坛主流,以沈周,文征明为代表的吴门画派,和唐寅、仇英并称明四家,活跃在苏州为中心的江南地区。他们对自然各有探索,作品充满了审美情趣和生活理想。许多江南文人都是不乐仕进,以栖身于林泉为高法,以笔墨为友。一几一榻,就足以俯仰天地;一案一椅,可以诗画吟咏舒怀。明式家具作为文人生活中的精神缩影,自此应运而生。文人参与设计是当时的普遍现象,江南园林和家具,因此饱含了文人气息,扎根于文人作品,包括诗文、词曲、书画、金石、戏曲、文玩等。


2 苏作家具的文化精神

 明中期至清前期的苏作家具,之所以成为明式家具的典范,主要原因是苏作家具饱含了江南文人的气质和审美情趣,蕴藏了我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天人合一”思想。

 中国文化以人为主体,重视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强调“天人之际、互相感应”,崇尚“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庄子曾指出,“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既雕既琢,复归于朴”,主张尊重事物自然本性,任其自然生长发展,反对施加人为的力量,改变事物自然本性,从而保全事物的真美。苏作家具无论是造型、材料、装饰还是工艺,都体现了文人对自然的追求,崇尚清雅素静,自然天成的君子之韵,是天人合一思想的完美体现。


2.1 材料的自然美


江南文人强调材质的天然古雅。苏作家具一般就地取材,江南地区多榉木,当地特有的木材还梓木、楝木、柞桢、银杏木等。另外,还有海南黄花梨、东南亚的花梨、乌木、酸枝木、紫檀等珍贵木材传入[3]。榉木常见层峦叠嶂的“宝塔纹”,自古为文人所倚重,借以寄情山水,向往自然。花梨、铁梨木、香楠等纹理优美,色泽含蓄,使用后产生的包浆,自然柔和,温润如玉,被明代学者文震亨称之为“文木”。镶嵌的云南点苍山的大理石被称为“文石”,文石材质细腻,气韵生动,似山水似花鸟,意境朦胧,符合文人自然的审美情趣,被大力推崇(图1)。



2.2 制作虽由人作,宛自天开

 苏作家具的制作,一方面用料节俭,精于选料配料。另一方面,顺应天时地利,制器遵循木材的天性。木材最大的加工特点就是收缩变形。西方人试图征服木头,用钉子钉,螺丝拧。中国人则不一样,传统的人文思想认为木材、木器和人是一样的,都是有生命的,对待它们如同对待人、对待亲友一般,因此造就了辉煌的中国木器体系[4]。苏作匠人顺应木性,他们设计的榫卯结构达到了登峰造极,攒边、托泥、粽角榫、插肩榫、走马销等各种连接部位、连接方式的榫卯多达数百种[5](图2)。充满智慧的各种榫卯连接,不用一根钉子,避免了不同材料不同缩涨造成的变形开裂,且计算精准,不差毫厘。明式家具收藏大家安思远先生在赞叹中国家具的尺度、线条以及设计完美之余,指出家具的连接方式仅仅是简单的槽接、榫卯及木销,称它们构成了中国木工制作的精髓[6]。明式家具研究专家杨耀先生曾经论述明式家具的攒边技术,四块大板包住板心,既解决了断面外露,不美观,易干湿缩涨的问题,又与穿带连为一体,承托板心,使其自由均匀缩涨(图3)。相比同时期西方时期的家具面板工艺,更显精致和科学合理。



2.3 装饰去繁就简,注重虚实变化

孔子曾指出,“丹漆不文,白玉不雕,宝珠不饰,何也?质有余者不受饰也,至质至美”。意思是丽质天生,即使是不漆、不雕、不装饰,也足以令人赏心悦目。何必再施以斧凿,徒增匠气。在《论语雍也》中也有论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苏作家具在装饰上精于取舍,主张“厚质无文”“删繁去奢”,与孔子的不文不饰理念不谋而合。它们造型古朴洗练,幽雅清静。以线条为主,极少装饰,注重与结构天然融合,突出家具的风骨。不上漆,偶有螺钿、大理石镶嵌。许多家具上雕刻图案也比较简单


 苏作匠人常常巧妙地将家具的结构部件制作成既有装饰性又具有实用性的部分[7],使得造型和装饰浑然一体。例如角牙、牙条、券口的存在,既具有一定的装饰性,又起到构件承托,增强稳定性的作用(图4)。




 除此之外,苏作家具还擅长留白,取文人画之长,注重虚实结合,营造空灵的意境。老子提倡有无相生,“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反映在审美情趣上,就是“虚静”和“空灵”。苏作家具造型以线为主,精于虚实相间,注重空间感的营造,轻盈的体量感令其俊秀挺拔。


2.4 造型和装饰讲求动静结合,统一变化

 道家重视变化的普遍性,作为万物本原的道,本身就在变动。“天地无私,四时不息。”客观世界的变化是永不停止的,“应化之道,平衡而止”,所谓平衡,即动静相宜。苏作家具造型中的线性构件,注重曲直变化,上下收分,注重在变化中达到和谐统一。拿家具腿举例,椅腿用材经常上细下粗,框架上窄下宽,既能稳定结构,又能体现出一种气势。桌腿、柜腿等则更加注重变化,有直足、鼓腿、马蹄腿、三弯腿等,而卷珠、搭叶、方回纹、如意头等,都是腿足脚头装饰形式的典型形制。


 苏作家具另一个特色就是曲线的运用,所谓“负阴而抱阳”,老子思想中的“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柔弱不代表软弱,而是柔韧。苏作家具中曲线的使用无处不在,无论是圈椅的扶手,还是靠背板的“一波三折”,还是弯曲的腿足,以及曲线装饰的牙条、券口、角牙,起伏变化的搭脑,甚至是横材与竖材之间的弧形转折,无不体现出一种柔和之美,坚韧之美,使得苏作家具整体和谐,行云流水,韵味无穷(图5)。


 此外,苏作家具还有许多变化无穷的装饰线脚。它们俗称冰盘沿、打洼线、灯草线、委角线、皮条线、泥鳅背等,通常出现在腿部、桌面、横枨、券口等造型边沿处,雕刻技艺要求极高,线条凹凸有致,阴阳相生,局部粗细、长短、深浅不同的线条使得家具整体层次更加丰富,更显雅致韵味(图6)。


2.5“中庸”的意境

儒家思想的“天人合一”,是指不断提高自身修养,明心见性,赞天地之化育,最后“与天地参”,达到与天地并列的永恒存在。孔子在《中庸》里提到:“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9]。因此“中和”、“折中”、“中庸”、“中道”、“和谐”都是达到整体平衡,达到自然及天人合一极为重要的方法[10]。执中守正,才能和谐有序,才能相融相生[11]。苏作家具多为对称造型,不偏不倚,中正稳重。整体和局部比例谐调,体现使用者挺拔向上、文质彬彬的风范,无时不提醒使用者注重仪表风范,从而修身养性[12-13]。另外,各类家具应用在不同的场所,不同的使用对象,体现长幼尊卑,也反映了传统文化中对礼的崇尚。


3 结语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苏作家具是器,却承载着道,近乎于道。其核心是文人精神,是“天人合一”的中国传统文化精髓。这也是今天新苏作家具传承创新必须要吸收的营养,是具有最高文化价值的部分。



THE


END

 
» 上一篇: 基于工业互联网的家具行业云平台探析
» 下一篇: 关于MISTER BLISS矮凳的美学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