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信息
 色彩的知觉特性在室内设计中的...
 中国当代室内设计的“低碳”策...
 中国传统家具艺术在当代的振兴...
 2009“尚高杯”中国室内设计大...
 大运会中标方案遭弃风波
 继往开来  再创辉煌——CIID成...
 中国设计酒店的特点与设计趋势
 “设计家·讲坛”——殷艳明:...
 浅析美式家具的配饰布置
 消费文化中的家具卖场展示空间...
 纳粹建筑师的儿子——阿尔伯特...
 陈武:好的概念往往是“玩”出...
 基于功能空间变化的中小户型室...
 2009室内设计流行趋势(下)
 2009年室内设计流行趋势(上)
 室内设计专业构建工作室学习体...
 王受之专访:中国设计教育应该...
 光影在家具展厅设计中的运用
 大师米开朗基罗卑恋
 王受之-北欧设计
   首页 - 详细内容
宋代书斋家具中的文人意趣探究
类别:名家论坛 | 录入者:fid | 发布时间:2021-11-05 [183]

作者:陆潇潇,邓莉文  Lu Xiaoxiao & Deng Liwen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家具与艺术设计学院,湖南长沙  410004)  

摘 要:宋代是一个儒雅文化盛行的时代,书斋不仅是宋代文人艺术创作、文学活动的场所,也是文人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重要场所。文人在书斋中开展了藏书读书、写字作画、品茶论道等一系列活动。因文人思想、生活方式、审美风格的渗透,书斋家具表现出不同于其他时代的审美特点,呈现出简洁隽永、素洁雅致、天然质朴的风格特征。本文通过对宋代书斋家具的造型、色彩、材质的分析,讨论文人意趣对书斋家具产生的影响,并分析宋代文人意趣形成的原因。

关键词:书斋家具;宋代文人意趣;审美风尚;书斋陈设

DOI: 10.16771/j.cn43-1247/ts.2021.09.012

中图分类号:TS664.0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8260(2021)09-0049-03

Abstract: The Song Dynasty was an era when Confucian culture prevailed. Study room was not only a place for the artistic creation and literary activities of the literati in the Song Dynasty but also a place for their material and spiritual life. Literati carried out a series of activities in the study, such as collecting books, reading, handwriting, painting, tea tasting, and talking philosophy. Due to the influences of literati's thoughts, lifestyles, and aesthetic styles, the study furniture showed aesthetic characteristics that are different from those of other times, with a style of simplicity, elegance, and naturalness. This article analyzes the shape, color, and material of the study furniture in the Song Dynasty, discusses the influence of the literati’s tastes on study furniture, and analyzes the root of the literati’s tastes in the Song Dynasty.

Key words: Song Dynasty; Literati’s tastes; Literati aesthetic; Study furnishings

      书斋自出现以来成为文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空间,发展至今书斋文化也影响着现代文人的生活。在儒雅文化盛行的宋代,书斋是文人进行文化创作的主要空间,书斋家具在文人审美意趣的影响下,家具风格呈现出不同特点。


1 雅意盎然的宋代书斋

       书斋的形成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据建筑史学家考证,春秋时期士大夫的住宅建造书房明确规定:“住宅中央明间为门,左右次间为塾”。实质上这是书斋的一种雏形。此时的书斋具有典藏图书、读书的功能。发展至文学氛围浓郁的宋代,文人雅士基本上都拥有自己的书斋,部分文人书斋还会取予斋名。

       宋代文人除了在书斋藏书读书、写字作画,还围绕书斋展开了品茶论道、燕居焚香、折枝插花等一系列悠然雅趣的书斋活动。南宋诗人陆游在《新开小室》中描写了一段晚年时在书斋生活的场景:“并檐开小室,仅可容一几。东为读书窗,初日满窗纸...余年犹几和,此事殊可喜”[1]。此时放翁已是八十多岁,仍然沉浸在书斋生活的乐趣之中,在书斋中尽享读书之乐,然曰“殊可喜”。南宋王十朋记述了一段书斋活动:“净扫一室,晨起焚香,读书于其间,兴至赋诗,客来饮酒啜茶,或弈棋为戏;藏书数百卷...”诗词中提到了焚香、赋诗、饮酒、啜茶、弈棋、藏书等书斋雅事,是宋代文人悠然雅趣书斋生活的真实写照。

       扬之水先生在《唐宋家具寻微》提到“宋人的书斋多半是独处的所在,因常常以'容膝'命名”[2]。于文人而言不在乎于书斋场地大小,即便是“容膝”之地也能乐享其中。文人对书斋生活的热爱形成了独特的书斋文化,也正因为文人意趣的融入书斋生活更加生动富有意蕴[3]。


2 器以载道的书斋家具

       书斋陈设家具的需求随着文人书斋活动的丰富而增加了,书斋里面的每一件陈设器物能反映出文人的修养和品格,看似不起眼的小器物,却能提升或降低主人的品格与文化,对书斋的文化氛围也具有不可忽视的影响。宋代金石学家吕大临写道:“非敢以器为玩也”。明朝顾炎武《日知录·卷一》所说:“非器则道无所寓”。书斋家具随着文人与高雅清远的书斋生活的密切联系,超出了其实际的使用功能,成为了书斋文人意趣的物质载体。

       宋代书斋家具分为坐具和承具,主要类别有桌案、凳椅、柜架、屏风等。如图1《宋人人物册》画中坐于榻上的书斋主人是东晋王羲之,画册中家具却是宋代时期,其所描绘的也是宋代书斋陈设场景。主人左手握着书卷,右手执笔欲书写,在其左侧承具上置有墨、砚台、琴棋、书类器物,身旁桌上设有可以煮酒烹茶类的饮食器物。王羲之身后另设有屏风一座,一幅书斋主人的写真画轴悬挂于屏风之上。这幅画作呈现了一间古色古香的书房内部器物陈设,展现了文人书斋生活的雅文趣事。

■图1 宋人人物图

       宋代书斋提供给了文人一个雅意盎然的环境,此时的书斋不仅仅是典藏书籍、陈设器物,还洋溢着浓郁的人文气息并塑造着文人的审美旨趣和心性。这种书斋独具的文人意趣,不仅在书斋空间中有所体现,同时也显现在书斋家具中。


3 书斋家具中的文人意趣

       宋代文人阶层成为政治权力的统治者,他们对文化生活的态度对整个社会的文化风尚产生了影响,他们追求一个凝神静思、恬静自在的生活和工作环境。在这种生活态度的追求下,文人在书斋中进行藏书读书、抚琴吟诗、点茶品酒、焚香插花一系列闲适雅趣的生活,文人意趣影响了的书斋内部空间的陈设。同时,文人意趣对书斋家具风格的形成奠定了基础,呈现出一种造型简洁、色泽素雅、用材质朴的特征。

3.1 简洁隽永的书斋家具造型

       宋代佑文政策推行和科举考试制度变革,推动了文人阶层开始壮大并逐渐发展成为影响社会文化的一个重要阶层,文人阶层成为了宋代审美主体。宋代理学成为影响文人审美意趣的主流思想之一,此时儒家思想和道家思想融合形成了宋代理学的一部分,老子“无为而无不为”哲学思想和庄子在技艺上反对刻意求工巧的态度被宋代文人所推崇,宋代文人阶层的审美意趣在一定程度上也受到了道家思想的影响。书斋家具在宋代文人意趣的渗透下,其造型呈现出简洁隽永的特点。

       纵观唐代家具其造型华丽浑圆,无一不彰显着盛唐宏伟的气势。转至宋代,家具一改唐代家具雍容华丽的风格,造型上更趋向于简洁、精炼。在宋代绘画中描绘的一些家具上则尤为明显[4]。《宋人人物图》中描绘了一幅较为详尽的宋代书斋陈设场景,画中家具种类丰富,榻、桌、墩、花几、屏风;另设有石台、盆花等其他陈设。从图中可见坐具和承具类书斋家具框架结构简洁精炼,家具构件横起直落不拖沓弯曲,十分简洁。从家具造型风格反映了宋代文人不喜繁缛厚重的装饰,崇尚简朴、和谐的审美观念。

      宋代理学发展成为宋代文人阶层的主流思想。朱熹提出了“若要可行,须是酌古之制,去其重复,使之简易[5]”。“简易”“致用”的造物观的主张在这一时期受到了推崇,文人的器物观走向简易实用。换而言之这对书斋家具的造型起了重要的约束作用,抛弃了繁冗的装饰,宋代书斋家具造型多为几何形态,强化了家具的实用性。图2所示北宋宋徽宗《听琴图》中出现的琴桌和香几都属于承具类的家具,画中的正在抚琴的人物表现着雅致仪态。图中的桌为载琴之用,因此桌面较长。琴桌造型精简,整体呈框架结体摒弃了前朝惯用的壶门结构;桌腿细长瘦劲,并无复杂的装饰,整体形态简洁朴素。香几是属于承放香炉所使用的陈设家具,也出现在书斋空间中。图中香几造型,整体风格与琴桌如出一辙,桌腿线条强直且细长,棱角处进行了柔化处理,桌腿上突起如竹节的装饰形似鹤膝桌。琴桌和香几所呈现几何形态的直线型结构和简练造型风格,其功能性胜过于装饰性,是理学思想下宋代文人推崇“致用”器物观的结果。

■图2 听琴图

       宋代家具摒弃了唐代家具富丽堂皇、复杂繁琐的特点,走向造型简洁、功能实用的风格特征。这一风格的转变,除了受到文人阶层崇尚简洁、素雅的审美情趣的影响,也受到理学思想下“简易”“致用”器物观的影响。书斋家具顺应了文人审美情趣也表现出简洁隽永的特性。

3.2 素洁雅致的书斋家具色彩

       宋代文人作为时代的审美主体,专制政治环境让心怀抱负的文人主体几乎遭受了官场的磨难,文人心性由动反静转向内敛,抒情方式和行为方式受到了影响,开始陶醉于书斋文学创作,被恬静雅致、悠然闲适的书斋生活所吸引。宋代文人的书斋空间是墨香之地,也是文人诗词字画创作的场地之一,在宋代儒雅文化氛围的熏陶和禅宗思想的影响下,文人在书法艺术方面有了新的追求。清朝梁献在《评书帖》提到:“晋尚韵,唐尚法,宋尚意”[6]宋代文人书法更加强调书法作品的意趣,加之文人注重修身养性,在追求书法“尚意”之路上,文人心性品格也趋于沉潜内敛,书斋家具顺应文人意趣其色彩表现出素洁雅致的特性。

       宋代的书斋家具在颜色方面,大多遵从了材料自身的颜色,色彩和纹路自然纯粹,即便是上色,也是以单色饰面,减少了对木材的加工[7]。宋代文人对书法“尚意”的追求与书斋家具色彩的取向上兼具了一定的共通性。文人追求艺术化的生活从书法尚意得以体现,在艺术与生活相互渗透影响下,士大夫文人的文学艺术审美与之融为一体[8]。宋代宋徽宗在《听琴图》中描绘了一幅听琴的画面,书斋家具,画中香几面髹黑漆、琴桌色泽温润为其木材本色。可以看出文人沉潜内敛的心性品格影响下书斋家具色彩“素洁雅致”的表现,书斋家具色彩倾向于对于材质色彩本身的追求,即便是有饰色,也是单色以饰面且色彩朴素。从图3对《宋人人物图》中的家具色彩分析可以看出,书斋家具色彩明度和纯度处于一个和谐的范围,家具整体色调统一。《宋人人物图》中的家具色彩主要分布在PCCS色环中浊色调、暗灰色调、深色调三个区域[9]。书斋家具色彩分布范畴反映了文人对书斋环境的心理需要,宋代文人沉稳心性和对家具色彩的偏好贴合了风雅、闲静的书斋环境。

■图3 家具色彩分析图

       “素洁雅致”是宋代文人追求平淡天真、心性趋于沉潜内敛所决定的。宋家具多喜用木材本色,色调不愠不火[10]。是宋代文人在书法尚意追求下书斋家具色彩所表现的特征。从根本上来说,这是一种儒雅文化下文人意趣的物质体现。“素洁”属于宋代文人审美意趣的范畴,书斋家具色彩实则蕴含着文人对“尚意”书法的精神追求,这种价值追求被文人士大夫推崇为审美理想和时代风尚,是文人意趣思想境界的表达。

3.3 天然质朴的书斋家具用材

       书斋家具自然是书斋中不可或缺的陈设,属于文人反复遴选后选入书斋的物件,也可以说是书斋空间中体量最大的陈设,文人吟诗作画、修身养性都要以书斋家具为依托来进行,此时的书斋家具受到了绘画艺术的影响,其材质的选取应用表现出一种与绘画艺术融合为一的倾向,形成了宋代文人质朴审美观。

       宋代宽裕的经济环境,文人热爱游山玩水,把自己对自然山水的无限向往和内心世界寄托在山水画创作中,铸就了其对山水画的独特喜爱,这便也推动了宋代山水画的兴起。文人爱山水,此时的山水画主张对自然山水的刻画和窥探。山水画胜境,呈现出给人最亲切的自然感受。郭熙所著作的《临泉高致》中如是述到,“盖身即山川而取之,则山水之意度见矣。”文人向往山水自然之景,置身于山水之中,心会山水之意,文人对自然憧憬、回归自然的心理期许,造就了宋代文人崇尚天然质朴审美追求。宋代文人在绘画上除了有追求“自然”的审美倾向,更是体现着文人深刻的情感,形成了独具风格的审美意象,书斋家具也潜移默化地贯彻这种“自然”审美风格。

       书斋家具在选材上体现出文人物我一体的独特审美意境。宋代家具从选材类别可以分为木、竹、藤、草、石、玉、陶、瓷等,其种类繁多。关于书斋场景的宋代画作中可见,书斋家具取材天然质朴,材料多以木、竹、藤为主。表现出了物尽其用、就地取材的原则。木材的材料性质分两种:硬木和软木。硬木制成的家具韧性高、坚硬细腻,不容易变形且经久耐用。宋代画作中的书斋家具造型干练劲瘦,大抵与宋代家具选用的木材特质有关。竹、藤类天然材料在宋代家具使用也比较常见,苏轼有云:“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除了竹本身属于天然而成的特质外,文人对于竹的青睐和赞咏逐渐使得竹具有了人格化的特点,成为清雅品格的象征。《宋代十八学士图轴》(图4)中的玫瑰椅,用到了竹和藤两种材料,利用具有特殊纹理的斑竹为主要结构用材,结构连接处用捆扎的方式结合弯曲的藤条,椅子无论从用材还是造型上都显现出质朴自然的特点,与文人“自然”审美风格和追求“物我一体”的审美意境相吻合。

■图4 宋人十八学士图轴

      “天然质朴”的书斋家具用材,是绘画艺术影响宋代文人审美意趣的结果,是文人崇尚自然、顺应自然审美的反映[11]。


4 结语  

       书斋家具表现出不同于其他时代的审美特点。宋代理学的发展使文人推崇“致用”的器物观,书斋家具造型呈现出简洁隽永的特点;书斋文学艺术涌现,文人对书法“尚意”的推崇,开始注重自身的文学修养,心性趋于内敛,书斋家具色彩顺应文人意趣的追求呈现出素洁雅致的特征;文人在绘画上对于自然山水的追求,其审美观也与书斋家具的选材不谋而合,书斋家具遵从就地选材呈现出天然质朴的趣味。

       书斋是文人艺术创作、文学活动展开的场所,书斋空间因文人思想、生活方式、审美风格的渗透,书斋家具中的文人意趣以高度的艺术美感和独特的精神气韵在家具造型、色彩、材质上有所展现 。

(责任编辑:肖  佳)

参考文献:

[1]汤华泉.全宋诗[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

[2]扬之水.唐宋家具寻微[M].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2015.

[3]毕存碧.宋代文人书斋的陈设家具研究[J].美术教育研究,2014(05):54-55.

[4]邵晓峰.宋代家具:明式家具之源[J].艺术百家,2007(05):182-184+94.

[5]李文杰.宋代瓷器的美学风格与特征[D].吉林大学,2007.

[6]孙以栋,毕存碧.宋代文人审美情趣及特性——以宋代家具为例[J].浙江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14(03):335-339.

[7]蔡萌.中国宋代文人思想和文人家具的极简主义特性研究[J].黑龙江科学,2018,9(11):108-109.

[8]刘超.北宋文人士大夫书斋生活与尚意书风——以欧阳修为中心展开考察[J].荣宝斋2015,(09):150-157.

[9]陆潇潇,邓莉文.宋代文房用具色彩意蕴探究[J].家具与室内装饰,2020(12):20-22.

[10]曹鸣.论宋代文人“素”审美在宋代家具中的表现研究[J].家具与室内装饰,2019(01):20-21.

[11]陈碧琪,关惠元.宋代书法艺术与家具造物的联系与统一[J].家具,2020,41(03):46-50.

 
» 下一篇: 《红楼梦》室内陈设美学与人物特质的关系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