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信息
 欧洲古董家具觊觎中国市场
 柏林纪念包豪斯建校90周年大型...
 宜家2010年潮流客厅/起居室设计
 意大利设计展9月9日在上海举行
 (德国)科隆家具展: 软体家具...
 现代建筑的助产士——包豪斯建...
 立体城市:未来中国——国际建...
 (美国)Sauder公司将复刻史上...
 瑞士伯尔尼美术馆举办“中国制...
 (日本)新开发环保纤维板
 当米兰国际家具展遇上迈阿密
 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下降至16年...
 高点展:15件家具与饰品设计获...
 第六届亚太当代艺术三年展
 2010科隆展:软体家具新趋势
 (日本)两家日本家具行业协会...
 全美家具企业上演“迈阿密风云...
 经典五金装饰 看艺术在家具细节...
 美国环保新标准使家具出口前景...
 宜家:纸造的书架环保 专家:胶水...
   首页 - 详细内容
现代建筑的助产士——包豪斯建校90年
类别:国外资讯 | 录入者:FidChina | 发布时间:2010-03-16 [3596]

日 期:2009-11-24 来源:ABBS 作者:yanhoo

“包豪斯”(Bauhaus)一词是著名建筑师格罗庇乌斯生造出来的。Bauhaus由德文Bau-Haus两个词根构成。Bau为建筑,动词bauen为建造之意;Haus为名词,房屋之意。

仍然有深刻影响的文化奇迹

1、在德绍的“包豪斯学校”,由德国建筑师沃尔特•格罗庇乌斯设计。这个著名的学校是他的艺术家的社会作用的乌托邦观点的体现。
今年是建筑学历史上著名的“包豪斯学校”(Bauhaus)建校90周年,从东京到纽约都举行了纪念性的展览。“包豪斯学校”由年轻的建筑师沃尔特•格罗庇乌斯(Walter Gropius)建立,他希望为未来制造产品,并且创造一个更加合理的社会。
在失望和沮丧的时代,经常有一种对有超凡能力的伟大思想的需要。在1919年,德国建筑师沃尔特•格罗庇乌斯把紧随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的的悲惨时期看作“世界历史的灾难”。他的回答是一种大胆的,然而令人惊讶的务实的乌托邦幻想——“包豪斯学校”。通过建立这种新型的艺术学校,他致力于创造一种对今天仍然有深刻影响的文化奇迹。

2、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沃尔特•格罗庇乌斯对使用玻璃创造明亮的空间感兴趣。这是他于1911年设计的一家工厂。在战后,他希望回到艺术作为一种商业的概念。
今年是“包豪斯学校”建立九十周年。各地举行的一系列的活动和展览提醒我们:没有“包豪斯学校”,今天世界的建筑和设计将完全不同。
沃尔特•格罗庇乌斯在35岁的时候,决定回到传统——并且是非常老式的传统,他还寻求承担社会责任。1919年3月20日,他向德国魏玛市政府提交了建立一所学校的申请书。4月12日,他收到了建立“魏玛国立包豪斯学校”(National Bauhaus in Weimar)的许可证。同时,格罗庇乌斯写出了一个简短的宣言。这标志着世界范围的一场审美变动的开始,简单地说,是一场真正的革命的开始。

3、现代派建筑师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也担任过“包豪斯学校”的校长。这是他设计的位于斯图加特的“威森霍夫现代住宅”(Weissenhof Housing Project),显示了他的“乌托邦主义”和“实用主义”的结合。
从一开始,“包豪斯学校”就被证明一个令人激动的艺术学校,是一个想接近真实生活的学校,而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研究机构。学校董事会,由格罗庇乌斯的朋友组成,不久包括阿尔伯特•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并且,在学校的指导教师中,有一些重要的画家——例如约瑟夫•艾伯斯(Josef Albers)、里昂内尔•费宁格(Lyonel Feininger)、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保罗•克利(Paul Klee)和奥斯卡•斯莱默(Oskar Schlemmer)。
著名画家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Ludwig Mies van der Rohe)曾经是,“包豪斯学校”的第三任校长。他的事迹,继续是建筑史上的传奇。

4、沃尔特•格罗庇乌斯也为德绍“包豪斯学校”设计教师住宅。画家瓦西里•康定斯基和保罗•克利是邻居。
今年的“包豪斯学校”建立九十周年纪念活动,庆祝方式将是在魏玛和柏林、东京和纽约举办展览会,并且出版创纪录数量的新的书籍。纽约的“现代艺术博物馆” (Museum of Modern Art)一直计划庆祝它的80岁生日和“包豪斯学校”建立九十周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第一任馆长阿尔弗雷德•巴尔(Alfred Barr)从“包豪斯学校”得到启示,在他的博物馆集中了许多欧洲现代主义艺术品。
合乎情理地,“包豪斯学校”形成了现代的形象。“包豪斯建筑学派”认为,艺术家至高无上的职责是抛弃旧的习惯。“包豪斯学校”的毕业生利斯贝思•奥斯特赖克(Lisbeth Oestreicher)说:“包豪斯学派的首要行动,是折毁所有现成的主张——人们突然发现,可以用一个完全不同的观点观察生活。”

5、沃尔特•格罗庇乌斯于1928年离开“包豪斯学校”之后,由汉斯•迈耶担任校长。在德国贝尔瑙(Bernau)的这所学校,由汉斯•迈耶和汉斯•威特沃(Hans Witwer)在1930年建设,是包豪斯后期设计的一个例子。
现代主义者的的遗产是无可否认的。至今,“包豪斯建筑学派”充当了在艺术、设计、建筑学和城市规划中是否属于革新者的基准。此外,“包豪斯学校”作为一个艺术进步的场所,形成了当代德国的声誉的基础和自我形象。

6、沃尔特•格罗庇乌斯为自己建造的房子,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盟军对德绍的轰炸中被破坏。
在14年的时间内,魏玛、德绍(Dessau)和柏林,是3所“包豪斯学校”的3个基地。然后在1933年,包豪斯建筑学派终于被现代主义者的反对派击败。现在,在对包豪斯建筑学派迟到的崇敬中,在魏玛和德绍的校址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指定为“世界文化遗产”。
“包豪斯学校”作为一个传奇故事保存下来,并且,利用1933以后消失的教师和学生的作品保持活力。一个独立的现代派“包豪斯运动”在以色列发展。上个世纪30年代,“新包豪斯学院”在芝加哥建立,并且,纽约现在是没有从德国进口的钢铁和玻璃审美观念的不同的城市。最终,当建筑师寻求对抗一个变得不同凡响的传奇时,“包豪斯建筑学派”的纯粹主义对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活泼的后现代主义就显得太呆板。

7、匈牙利家具设计师马歇•布劳耶(Marcel Breuer)在1926年设计的“瓦西里椅”(Wassily)。沃尔特•格罗庇乌斯要求“包豪斯学校”积极涉足技术和工业。
在战后分成两个国家的德国,东德和西德都对“包豪斯学校”的遗产提出要求。后来,有批评家指出,这些丑陋的公寓楼和预制安装的建筑物,是“包豪斯建筑学派”的“大规模生产房屋的观点的直接结果。但这些使“包豪斯学校”非神秘化的尝试,从未真正成功过。
在2009年,“包豪斯学校”的周年纪念,似乎是每一个人都在赞美“包豪斯学校”,将这个学校作为一个对以后发展的建筑设计有重大影响的实验室。它被称为一个巨大的、有趣的工作室,它几乎是随便地就弄出一项设计创新,将审美学带到普通的生活中。但实际上,它非常复杂、矛盾,比它的名声更突出。
由德国建筑师沃尔特•格罗庇乌斯完成的真实的业绩和他的支持者,承认和暴露了建筑与设计的社会政治和道德的力量。他们希望运用“一般的条件”发挥“有效的影响”,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并且让所有这些变成“全体人民关心的东西”。

8、在德绍的“包豪斯学校”内景。这幢建筑物现在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单“。
作为政治上的建筑学概念,也是“包豪斯学校”的一种概念。因为它具体地设计生活环境,并且会引起争议和反对。
当然,使世界变得更好的愿望,现在经常被认为是有缺陷的。但也许正是回到这种原创的精神的时候。“包豪斯学校”的继承者——“包豪斯德绍基金会”(Bauhaus Foundation Dessau)和“魏玛包豪斯大学”(Bauhaus University of Weimar)可能会很好地继承“包豪斯学校”的创新方法和创新精神。
至少在德绍,这个周年纪念被用来作为一个新的开始。柏林建筑师菲利普•奥斯瓦尔特(Philipp Oswalt)在3月份将担任这个周年纪念的导演。他呼吁更多的承诺,并且让学校与社会的关系变得更加密切。

9、“包豪斯学校”的“极简抽象美学”有持续的影响。这些椅子是由彼得•凯勒(Peter Keler)设计的“红色立方体”(Red Cube)和由沃尔特•格罗庇乌斯在1921年设计的“座位51”( Seat 51)。
在1919年,几乎没有人预期“包豪斯学校”会成为一个有永久魅力的事物。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德国艺术界被冻结在心灵的创伤中。那些逃脱战争劫难的人艰难地挣钱谋生,未来似乎是政治上激烈,经济上不确定。
这时,“包豪斯学校”作为一个闪光的希望出现了。德国建筑师沃尔特•格罗庇乌斯考虑到战前的艺术家放荡不羁、天真质朴的特点,他寻求设立一个支持画家、设计师和建筑师的基金。按照他的想象,商业是所有艺术努力的基础。在这个学校里,他建立了车间,并且称他的教授为师傅,称他的学生为学徒和熟练工。
他的目标是将学生的智力、天资和能力结合起来。在“包豪斯学校”创造的所有产品——包括椅子、灯、门或壁画,似乎包含了自信的核心。“包豪斯学校”流传到今天的魅力,不仅来源于这种自信,而且来源于这种事实——学校吸引的富于进取心和有成功希望的年青人。
“包豪斯学校”的创立者沃尔特•格罗庇乌斯的学生是贫穷而饥饿的——这种说法既是真实的,又是象征性的。他们对生活和知识,对审美的体验和肉体的愉悦是饥渴的。他们还缺少每一件东西——从工作的材料到服装到宿舍。这个学校的食堂,在1919年10月开张,它后来在学校的建筑物和种菜的花园中,发展成为学校最重要的地方。尽管生活条件和学习条件很简陋,学生和教师都发展了一种巨大的自信。这是一种精英团体的意识,或至少是一些脱离了常规的人的意识。

10、在德国克雷菲尔德(Krefeld)的别墅,由密斯•凡德罗设计。在纳粹掌权之后,“包豪斯学校”的许多教师和学生逃到美国,并且对现代建筑产生巨大的影响。
“包豪斯学校”的学生雷•索保特(Ré Soupault)说:“我们全都象兄弟姐妹生活在一起。”任何到这所学校学习的人都宣布放弃他们的资产阶级背景。例如,索保特承认,与她的家庭分开是一种讨厌但不得不做的事。
这些做法当然不会给当地居民以好感。魏玛的居民石感到惊愕的是,“包豪斯学校”的男女在室外裸体日光浴,并且淫乱地交际,甚至生了小孩。
“包豪斯学校”成为一个为年青人提供完全的新的习俗的团体。在最初的几年,由于瑞士画家约翰内斯•伊顿(Johannes Itten)扮演了一种宗教老师的角色,“包豪斯学校”甚至相当神秘。一个远东教学工作的追随者剃光头,并且穿僧侣一样的服装。约翰内斯•伊顿要求他的学生丢掉“所有的传统习俗”。

11、在柏林的现代派建筑。这幢住房由布鲁诺•陶特(Bruno Taut)设计,现在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的世界遗产。
起初,“包豪斯学校”的创立者沃尔特•格罗庇乌斯试图用他的对商业的重要性的信仰和他对木材作为一种材料(回到中世纪建筑工人的小屋)的偏爱,再插入一种精神到这个工业化时代。然而,这个校长很快抛弃了这些最初的想法和他对过去的理想化。他仍然谴责把纯粹的艺术作为一个目标,并且他继续拒绝为鉴赏家生产奢侈物品。但他也激烈地宣传根据工业的可能性调整建筑和产品的设计。
1923年,他正式公布他的座右铭:“艺术和技术——一个新的单元。”(Art and Technology -- a New Unit)。这个“包豪斯学校”校长要求加速,希望战胜“可能的呆滞”。他抱怨一些“包豪斯建筑学派”的成员宁愿选择“回到自然,宁愿用玩具弓射击,而不用猎枪”。
对来自战前这个机制的力量信仰再度觉醒。它在“包豪斯学校”将走向何方这个问题上引起热烈的争论。怀疑论者之一是“包豪斯学校”的教师乔治•蒙克(Georg Muche)。他拒绝进入与外部世界的一些因素形成的“妥协的关系”。俄罗斯天才画家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Kandinsky)帮助创立了抽象派艺术教学,但也遇到了其他的困难。

12、“包豪斯风格”由欧洲的移民“出口”到以色列。例如,位于特拉维夫中心的这幢所谓的“白城”(White City)的建筑,是“包豪斯风格”的一个突出代表。
形式和功能、生产和营销,每一件事都从头开始。“新”是当时的流行语:新建筑、新视觉,还有《新人》杂志(New Man)。
在这个学校内,“风格”(style)这个概念也是有争议的,然而它是存在的。当然,显而易见是“包豪斯风格”。摒除全部的炫耀,这种极简抽象的建筑语汇,是一种理性的、大众化的表述。从那时以来,现代主义的神话——包括平屋顶、一把椅子的实用逻辑和一把金属茶壶的实用性。

13、沃尔特•格罗庇乌斯在美国继续教书,并且稳固地确立了包豪斯在这里的荣誉。他正站在他设计的《芝加哥论坛报》大厦的前面。
魏玛的保守主义者嗅出了破坏和共产主义的气味。在一个官方声明中,他们谴责这种“片面的、现代味很浓的实验和在政治上最激进和活动”。德国军队搜查“包豪斯学校”的创立者沃尔特•格罗庇乌斯的住宅,而形势变得更加紧张。1925年3月,事情有了结果,“包豪斯学校”所有的教师被要求遣散。魏玛的政治环境变得更加国家主义化、更加保守和反动,“包豪斯学校”很难开展活动。
不过,“包豪斯学校”没有轻易关闭。这个学校在德绍城重新建立,这次它有了自己的现代学校建筑物,有了学生宿舍和教师别墅。所有的建筑都由格罗庇乌斯设计。现在,这所“包豪斯学校”是一所真正的大学。
最终,这所学校,特别是格罗庇乌斯,将在建筑上的一个重要方面表现自己。这座城市委托包豪斯学校”建设一个住宅区。工业城市德绍似乎是接受“包豪斯学校”的高速动力的一艘理想的船舰。

14、沃尔特•格罗庇乌斯在马萨诸塞州林肯市的住房的内部。
但“包豪斯学校”这个群体仍然没有完全统一。校长的妻子艾斯•格罗庇乌斯(Ise Gropius)不喜欢这个学校的画家,她认为他们太超凡脱俗。她在日记里写道:“一些人,例如保罗•克利和瓦西里•康定斯基完全不注意困难的形势。他们不看报纸,沉迷在工作室里。”
这些教师都阔气地生活在由格罗庇乌斯设计的白色教师住宅里,使康定斯基烦恼的是,每个人都能通过巨大的窗户看见他的住房。画家奥斯卡•史梅雷尔(Oskar Schlemmer)有不同的忧虑。他说,尽管这些艺术家在他们的别墅的屋顶晒太阳,但在某一天可能无家可归。
1928年,当格罗庇乌斯离开学校去从事他的建筑工作时,“包豪斯学校”开始了一个广泛的政治化时期。新的校长汉斯•迈耶(Hannes Meyer)同情德国共产党,但不是一个党员。许多稍后的观察家认为他太激进。按照他们的观点,“人民的需要”(needs of the people)的倡导者,不适合进入“包豪斯学校”的知识分子环境。

15、密斯•凡德罗研究一幢新的大楼的设计,以容纳在伊利诺理工大学的他领导的部门。
对于迈耶来说,在世界经济危机开始之后,他领导这个学校是一种个人的挑战。同时,他不得不承认,“包豪斯学校”受到成为纯粹流行款式的威胁。这个学校的杂志编辑嘲笑地写道:“一家维也纳的时装杂志建议,妇女贴身内衣不再设计小的花朵,而采用当代包豪斯风格的几何图形。”
这种设计风格在迈耶的最没有意义的,并且是最成功的庇护下,由学校的制造公司开发产品:设计带形、格子形的图案、表面有不同的色彩变化的“包豪斯地毯”。
为一个新的更公平的世界创造一种新的美学观点的最初目标,已所剩无几。“包豪斯学校”设计的许多非常昂贵,只适合上层中产阶级的产品。它应该大批量的生产,设计每一个人都买得起的产品。
当迈耶在1930年被建筑师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Ludwig Mies van der Rohe)取代时,“包豪斯现象”已成强弩之末。这个新的校长是一个唯美主义者、一个优雅和完美的教师。但他既不是政治家,也不是社会改革者。这个学校的日子已经不多了。

16、逃离纳粹德国的德国建筑师,在美国传播了现代主义建筑。包豪斯学派在先锋派的竞争中胜利地崛起。
纳粹党已经在德绍所在的萨克森-安哈尔特地区增加了势力。1932年,德绍市议会决定关闭“包豪斯学校”。 “包豪斯学校”转移到柏林,一年以后正式建成。
“包豪斯学校”的个性的基础是它的不顺从世俗权力。然而,最终,几个前教师和学生寻求适应新的纳粹政权,信奉“技术现代主久”(technical modernism)。不过,其他许多教师和学生移居国外,挽救了这个独一无二的学校的名誉。
格罗庇乌斯在美国当了教授,帮助建立了国际建筑学。1937年他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来自包豪斯的一个团体现在集中在这个国家。它给人已有坚实基础的感觉。”

 
» 上一篇: 宜家”家具公司过去九年赢利2000亿克朗
» 下一篇: 2009年巴塞罗那世界建筑节 公布最成功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