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信息
 以床为屋和以屋为床——中国传...
 Maison&Objet家具影像
 创造更美好的居住环境--室内外...
 西班牙VONDOM户外家具与饰品(...
 西化之初的日本民居与家具
 日本 爱媛 伊东丰雄建筑博物馆...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馆藏家具(三...
 西班牙VONDOM户外家具与饰品(...
 西班牙VONDOM户外家具与饰品(...
 好莱坞经典格子公寓
 日本原创设计水母凳的故事
 Cavio家具高雅精致生活的真实表...
 西班牙VONDOM户外家具与饰品(...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馆藏家具(一...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馆藏家具(二...
 MAZARIN豪华游艇及其内部装饰设...
 清新自然的内墙饰材——室内外...
 英格兰建筑师Will Alsop艺术建...
 日本的都市庭园
 巴黎家居装饰秋季展
   首页 - 详细内容
西化之初的日本民居与家具
类别:异域风采 | 录入者:FidChina | 发布时间:2010-03-16 [4324]
——以东京三田家住宅为例
■摄影、撰文:戴向东 Dai Xiangdong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环境艺术设计学院,湖南长沙 410004)
同处东亚的日本与中国有着一衣带水的特殊的地缘关系,日本文化尤其是日本的古代文化是受到中国文化全面而深刻的影响而发展起来的。这正如日本著名中国科学史学家薮内清在其所著《中国的科学与日本》中就中日文化关系的性质所指出:“我们的祖先从中国学习了文字,接受了佛教与儒教,在历术、数学与医学等学科的诸领域中,日本人学习了中国。进而,在衣、食、住(指建筑、家具等,笔者注)的几乎所有技术方面,也都受教于中国。随时代不同,虽存在着程度上的差别,但直至明治维新为止,日本受中国文明极大的影响,是中国文明圈的一员”。日本著名汉学家内藤湖南博士对日本文化的构成作过形象的比喻,他说:“日本民族未与中国文化接触之前是一锅豆浆,中国文化就象碱水一样,日本民族与中国文化一混合,就成了豆腐” 。由此观之,中国文化之于日本文化的形成,具有不可或缺的作用。
中日两国的闭关锁国体制均在19世纪中期被打破。1854年,美国将军佩里(M.C.Perry)率舰队进入江户湾以武力强迫日本开国,至1858年日本先后与美、英、俄、法、荷签立通商条约,开放了长崎、横滨和函馆三个港口,并设立了外国人居留区。从此,西方人用的洋行和住宅等西式建筑开始在日本兴建。1867年,德川幕府“无血开城”将“大政”奉还给天皇,日本施行的第一项重要政策就是向更现代化、更西化方向发展。明治二十一年(1888年)建造的明治宫殿,开启了日本“内外有别”、“和洋折衷”的双重生活方式的先河:公共部分用西洋式,对内部分用和式,使内外有别。明治维新时期的“文明开化”,使日本开启了西化的历程,并走向近代化。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日本处在一片欣欣向荣的气氛当中,混凝土办公大楼开始出现,甚至是中产阶级也开始喜欢“有文化特征的房屋”,包括入口、客厅,并且开始研究北欧斯堪的纳维亚返朴归真的风格。日本人的生活方式逐渐产生变化,这对建筑和家具都有着显著的影响。这其中,对公共建筑的影响尤甚,对民居建筑的影响甚微。因此,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也是一种反映在建筑方面的“内外有别”:与西方进行交往的公共建筑是“外”,保持自己生活方式的民居则是“内”。
可以说,西化之初的日本民居,仍然保持着和式住宅的一贯特色。位于东京涩谷区的三田家住宅是日本的古建文物,建于西化之初,其主屋上部主梁上画记有“明治22年12月吉祥日上栋”的字样。整个住宅除主屋外,还包括一个作为收纳日常器具杂物的仓库——“土藏”,在随后的明治40年,又加建了作为院落入口的“长屋门”。这样,三田家用住宅就由主屋、土藏、庭院、长屋门组成。其中,主屋80.81坪(约267.14m2),土藏8.82坪(约29.15 m2),长屋门15.94坪(约52.69 m2)。
三田家住宅真实记载了明治西化之初日本民居的基本风貌,即木建筑室内大体上仍然保持日本固有的传统特色,但在家具方面已开始出现高型家具与席地方式并存的格局。
以三田家住宅为例,和式民居住宅多为“田”字形,南北朝向,外部四周设平台,台上设檐柱,形成回廊。其屋顶仿佛是一把撑起的大伞,人们即在伞下暗淡的阴翳中营造住宅。和室住宅的屋檐很宽,与气候、水土、建材等因素有关。由于不使用砖、水泥等,为了阻挡斜侵的风雨,伸长屋檐就显得很有必要了。
和式住宅的室内空间分割多用推拉格子门(平滑移门),可开可闭,内外通透,不占空间,构造简单,而且墙、门、窗、围护结构、采光、通风多种功能合为一体。住宅的地板常高架于地面,一般比室外高600左右,有时悬空达1000,这样使底部通风从而可保持室内地面干燥。地板上铺设“榻榻米”(一种草编的席子),人们跪坐其上品茶、谈天、论地。
茶室是日本民居建筑中一类最具传统风格特征的居室类型。它追求一种淡雅、清寂的趣向,体现了传统的禅宗精神。茶室最初与禅宗有关,禅师们常用饮茶来保持自己在打禅沉思时的清醒。茶室室内最为明显的特征,就是“榻榻米”那深色边框所限定的地坪的几何外形,以及木本色的柱子与房梁,以其清晰的线条勾划出室内空间的范围。在空间划分上摈弃了曲线,这使得住宅在优雅、简洁方面有了一种几何美感。茶室中往往都设有壁龛,它作为室内的视觉主体与审美中心,用来挂装饰轴画和摆放装饰品等。壁龛的地面是一高约100—200的地台,上面是低吊顶的天花。在这里,朦胧的画面与幽暗的壁龛十分的协调,给人一种虽在尘世之中,却又一尘不染,或又有似在尘世之外之感。
为了模仿深山幽谷的气氛,使茶室表现出山村茅舍的特点,茶室要选用各种自然材料:弯曲带皮的木柱,有节疤的更好;纸糊的格子门;还有不加斧凿的毛石做的踏步和茶炉架;用竹子做的窗棂、天花;粗糙的芦苇席做的隔断等等。最为考究的室内构件要数壁龛旁的柱子,要求有刚柔兼具的自然弯曲,苍劲古朴的天然纹理。因此,为求上品主人往往不惜重金以求之。
和式民居的重要特征是视点低,也就是室内的家具都很矮,进门塌塌米,人们席地而坐。另外,日本室内风格中的造型比较明快。室内装饰简洁、变化不多,色彩较单纯,多以浅木本色。同时,日本人比较注重传统文化氛围的营造,在现代和式建筑中比较注意根据地区气候、地域风土来安排居室,使住宅努力“追随大自然的阳光、风和绿色”。在充满着木材纸张(糊于移门窗扇上)等天然材料的特殊气息所形成的氛围中,长方形的线条、自然的色调与植物柔和的色彩给人以幽静和美的感觉。
和室中常把实用性的家具、陈设都布置于室内的中央,使自由空间的感觉得到更充分的体现。和室室内很少采用人工照明,自然光由深深的屋檐下透过低矮的窗格,经地面的反射往往成为室内采光的唯一来源。和室室内人为的痕迹被减少到了最低限度,与自然更贴近。
明治时期,由于受西方文明的影响,一部分日本人开始了跨坐式的生活风格,当在礼节需要及工作场所的时候就坐在椅子上,他们感觉要比坐在塌塌米上感觉舒服。
昭和年代早期,包豪斯和柯布西耶的现代主义出现了,虽然民族主义激励了日本传统形式的复苏。但是日本的生活方式已经被指引到了桌椅的高度,很难再完全地回到塌塌米式的低床矮案的生活方式中去了,而是一种“高低并用”的形式。
日本家具发展到这个时期,地域风格特征开始明显。东京地区一带开始采用五金件和泡桐来制作木箱柜。日本的箱子多用泡桐或杉木为基材,再涂上黑漆,配上外观精致的五金装饰件。箱子做得又宽又高,有大大小小的抽屉,使用带铰链或下翻配件的门。但这些箱子的装饰较为复杂,例如隐蔽的抽屉或假底。那些来自港口的箱子常以清漆处理表面,并且大面积饰以薄铁五金配件。商人则更喜欢小而坚固,用角码固定的柜子。这一系列风格持续至今。
这一时期,日本传统家具也明显受现代主义和西方家具风格的影响,家具形制带有明显的西方风格。一方面,大多数传统家具与西方家具风格相融合,其腿型、线形逐渐模仿西方古典家具,但工艺和装饰仍沿袭日本传统家具风格。另一方面,有些传统家具继续保持传统风格,并进一步简化,更加注重功能的实用性,显得成熟而朴实。例如柜类家具,除了家具边角处的角铁外,其它装饰方式都在简化。
从三田家室内所用家具看,反映出日本传统家具的主要特色,即以箱柜类家具为主要类型,并常与建筑结合融为一体。因此,在某种程上我认为,日本的传统建筑即家具、家具即建筑。这由图5,9,15,以及“坐具”榻榻米等看,即可得出这一结论。尽管西化之初,家具已有西化倾向,在餐厅、客厅开始使用高型家具(图18,19),其风格常有明显的西式特征。但我们从“土藏”、“长屋门”内收藏的一些旧家具与“古民具”(日用旧器具)看,如图7,12,13,14,15,17,都能看出中国传统文化对日本文化的显著影响。如三田家中的家具、农具等明显地透析出中国文化的痕迹,有的甚至就是中国样式的翻版,如同我们在中国农家中看到的一样。
因此,我们可以说,日本的文化,包括建筑、家具等等方面都是以中国为源,日本的文明实际上也是由历史作了充分说明。虽然源于同一文化,但由于各自处的自然环境、风土民情的不同,随着年代的推移而表现出各自不同的文化特质,并能被人们清晰地辨识。

■图1 三田家庭院采用竹篱笆围合,院内奇松怪石反映出日本民族追求“清、寂”和“残缺美”的 审美意识

■图2 三田家住宅的建筑形式具有典型日本和式建筑的特征
■图3 住宅庭院的入口“长屋门”,采用“白墙青瓦”的形式,说是白墙,其实是木质的,只不过泥糊的墙面刷成白色
■图4 宅院内的库房——“土藏”,其功能为收藏日用器具
■图5 和室内的柜类家具与木质隔墙融为一体,表现为一种“建筑即家具,家具即建筑”的特点
■图6 采用五金件装饰是日本传统家具的一大主要特色
■图7 带有明显中国传统家具风格特征的日本“座卓”(中文桌几的意思)
■图8 典型的日本茶室,室内中央为烧茶和加热用的“火钵”
■图9 茶室内壁龛旁的立柱以纹理苍劲古朴为上品
■图10 和式住宅屋檐下的回廊,通常情况下是开敞的,这里装上玻璃窗可能是为了防止风雨的侵蚀,加强对古建文物进行防护的一种措施
■图11 明治时期的收纳柜体量大,被饰以黑漆,采用五金件作装饰,上面还有家纹标记
■图12 长屋门内收藏的农具几乎就是中国传统农具的翻版

■图13、图14、图15 库房“土藏”中收纳的各种农具、杂物用具等透出深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的痕迹
■图16 长屋门边上的小屋内收藏着许多农具等
■图17 运输用小推车可从中国明代的《三才图会》中找到其原形
■图18 西化之初的餐厅中开始出现高型的餐饮家具
■图19 厅室中带有明显西式特征的家具,室内格局也带有“西方化”的印记
■图20 由于日本民居多为“田”字型布局,使得位于住宅中部的室内需要采用半透明的格子窗进行采光
■图21 日本传统住宅的空间多采用平滑移门进行分割,可以根据需要“一分为二”或“合二为一”
■图22 三田家住宅主屋平面示意图
参考文献:
[1] 沙永杰.“西化”的历程——中日建筑近代化过程的比较研究[M]. 上海:上海科技出版社,2001.
[2] [3] 张十庆.中日古代建筑大木技术的源流与迁变[M].天津:天津大学出版社,2004.
 
» 上一篇: 享受悠然写意生活 简约禅意的日式家具...
» 下一篇: 日本的都市庭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