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信息
 第25届中国广州国际家具博览会...
 第25届中国广州国际家具博览会...
 第25届中国广州国际家具博览会...
 朱小杰世博中国馆家具设计创意...
 融合自然 演绎时尚——德国设计...
 第25届中国广州国际家具博览会...
 朱小杰世博中国馆家具设计创意...
 澳珀——家具设计是生活方式的...
 捷隆家具(一)
 第二十一届国际名家具(东莞)...
 “中国风”家具(二)
 第25届中国广州国际家具博览会...
 “中国风”家具(一)
 精彩多元  魅力不减——第26届...
 精彩多元 魅力不减——第26届中...
 典雅、明快、时尚的雅舍家具
 第二十一届国际名家具(东莞)...
 美兆演绎大宅华堂
 创意独具的科隆展为家具业带来...
 鲁迅美术学院家具设计工作室作...
   首页 - 详细内容
20世纪美国博物馆的明清家具收藏
类别:国内设计 | 录入者:fid | 发布时间:2021-07-21 [431]

20世纪初西方掀起了收藏明清家具的热潮,涌现了一批明清家具收藏家,美国各大博物馆也开始争相收藏明清家具。这一时期,美国正处于经济大萧条的复苏阶段,思想上也受到了新兴发展起来的“现代主义”美学影响。随着西方对中国艺术兴趣的日益增加,20世纪美国博物馆的收藏也呈现出不同的特点。本文以20世纪美国博物馆的明清家具收藏为对象,整理20世纪博物馆的收藏历程,重点罗列各时期美国博物馆收藏明清家具的特点,并以史克门作为个案,分析美国博物馆开始收藏明清家具时,身处中国的西方收藏者被何种“收藏动机”所驱动。


20世纪初,受战争影响,人们无暇顾及家具,为了生计售卖家中值钱的物品。随后的几十年里,美国的收藏界从西方来华的考察热潮中及远东贸易中获益。因社会环境及思想潮流的变化,美国博物馆对明清家具的收藏呈现阶段性特点,故根据上述的收藏背景以及收藏历程中呈现的收藏品类的变化,对美国博物馆明清家具的收藏历程进行分期概述。

1.1 收藏初期(20世纪40年代以前)

美国博物馆对明清家具的收藏最初是受17世纪“中国风”的影响,主要收集的是中国漆家具,复杂的漆面装饰与明清时期宫廷家具的繁复不谋而合(图1-图2)。受17世纪“中国风”的影响,西方人对中国家具的认识还停留在中国外销漆家具上,对明清家具的了解十分有限。直到20世纪20年代起,一批西方人居住在北京,与中国的收藏家接触,才逐渐了解到明清硬木家具。而史克门便是其中一员,当时他只是燕京大学的一个学生。

■图1 费城博物馆1876年收藏的扶手椅


■图2 大都会博物馆1913年收藏的屏风

1.2 收藏品类转型期(20世纪40年代)

20世纪40年代,诺曼·威尔考克斯(Norman Wilcox)与乔治·凯茨(George Kates)和杜拉蒙德(William  Drummond)相继举办了博物馆界史无前例的展览,展出的中国家具主要是明清硬木家具,这几次展览目的相同,都旨在改变“中国家具都是华丽宫廷家具”的误解。与1940年前收藏的漆家具在材质与装饰上完全不同,体现了收藏品味的转变(图3)。

■图3 费城博物馆1942年收藏的方凳

受到这几次展览的影响,美国收藏界迅速将目光转向明清硬木家具。同时,由于艾克先生(Gustav Ecke)与凯茨先生(George Kates)著作的出版,硬木家具成为整个中国家具的代名词,家具收藏也由漆家具转向了硬木家具。1946年,纳尔逊-阿特金斯博物馆的史克门从奥托·伯切德(Otto Burchard)手中购买了该馆的第一批黄花梨家具。因此,受到史克门的影响,美国博物馆收藏的方向从漆家具转向硬木家具,并证实了收藏界对中国家具品味的转变。

本阶段的明清家具收藏随着家具展览与书籍出版的传播,西方对明清硬木家具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收藏也由收藏家转向了博物馆。由于史克门出众的鉴定能力,纳尔逊博物馆最早开始收藏明清硬木家具,同时也拥有了美国博物馆一流的明清硬木家具收藏。此时最受关注的是明清硬木家具。

1.3 收藏停滞期(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

这一时期,明清家具受到时政影响,对外传播受阻。20世纪50年代,美国推动联合国对中国实行贸易禁令,从中国到美国的物品运输和文化交流被阻断。随后,受时政影响,艺术界停止了一切对外交流的活动,此时,中华民族灿烂辉煌的传统文化遭受了无法想象的毁坏。受此影响明清家具的购买与收藏也只能在隐蔽而曲折的方式下进行,只限于少数人从香港等渠道在老行家手里购买家具。但这一局限并未中断美国博物馆对明清家具的收藏,反而掀起了一阵了解与接受中国古典家具的热潮(图4-图5)为明清黄花梨家具。

■图4 费城博物馆1955年收藏的扶手椅

■图5 克利夫兰博物馆1964年收藏的案

1.4 收藏高峰期(20世纪80年代至20世纪末)

从80年代开始及至20世纪结束,短短十多年间,各大博物馆关于明清家具的收藏成果丰硕,明清家具在美国博物馆的收藏已进入全盛阶段,(图6-图9)均为各大博物馆收藏的硬木家具。这一时期明清家具的收藏最为瞩目的是美国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这是当时世界上第一家专门收藏中国古典家具的博物馆。值得注意的是,王世襄先生的《明式家具萃珍》一书的撰写和博物馆的收藏几乎是同步进行,由此可见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在当时的地位。

■图6 克利夫兰博物馆1982年收藏的木箱


■图7 大都会博物馆1996年收藏的案

■图8 弗利尔博物馆1989年收藏的扶手椅

■图9 克利夫兰博物馆1982年收藏的榻

此外,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修建的“明轩”中陈列的均为明清家具。费城艺术博物馆与明尼阿波利斯博物馆内部均陈列了整座明清时期的民宅与中国古典家具。综上所述,这一时期中国古典家具在美国博物馆的收藏已趋近繁盛,在美国学界中国古典家具已经正式进入艺术史的研究领域,而后,西风东渐,中国艺术史学界也开始将家具纳入中国艺术史的研究范畴,不再将家具视为“形而下”的匠人匠事。


2.1 关于明清家具的著作

20世纪之前已有对明清家具的研究,但是此前的研究并未将明清家具作为独立的门类进行研究,多是将明清家具置于艺术史的大背景下进行研究。20世纪后,研究明清家具最受推崇的学者要数乔治·凯茨(George Kates),1944年艾克先生发表了第一部中国古典家具的专著,但受当时纸张和条件所限,这本书只印刷了200本,其影响力有一定局限性(图10)。而1948年,凯茨先生出版了第二部关于中国古典家具的专著《中国民用家具》(图11)(Chinese Household Furniture),相较于艾克先生的专著,凯茨的关注点放在了其他硬木材料的家具上。此外,这部专著印刷出版了多份,对民众的影响力更为深远。

■图10《中国花梨家具图考》图书

■图11《中国民用家具》图书

安思远(Robert Hatfield Ellsworth)是纽约知名收藏家,其收藏部分大部分捐赠或拍卖,只有在其著作中可以大致了解其收藏的面貌。他撰写了多本关于明清家具的著作,大多为安思远先生收藏生涯的汇总整理,同时也是20世纪有关明清家具在美国收藏的研究专书,安思远对中国艺术收藏的贡献也得到了普遍认可。

2.2 关于明清家具的期刊著述

20世纪除了美国学者出版的著作外,个别学术期刊也值得注意。1990年,美国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出版了《中国古典家具学会会刊》。这本专刊收录了多名中国古典家具研究学者的文章,旨在研讨家具历史的源流考据、家具的美学造型与制造技术的探究。专刊向当时广大国内外研究者们展现了西方学者对中国古典家具的最新思考与不同观点。从1990年至1994年,该专刊共发行了16册,这一系列刊物的成果可视为西方学者对中国古典家具的关注,专刊中详细介绍了馆藏家具来源以及展品特点。

在这部专刊中,最值得注意的两位学者即莎拉·韩蕙(Sarah Handler)与柯惕思(Curtis Evarts),均为美国研究明清家具的重要学者。他们深入研究中国古典家具的议题与论文报告,并且与安思远、王世襄等中国古典家具的知名学者互相切磋。1983年,在史克门的指导下,莎拉·韩蕙发表了一篇关于中国家具的博士论文,这篇论文概述了西方对中国古典家具研究的成果对于中国古典家具研究的重要性,她整理了此前关于西方中国古典家具的研究并列举了当时具有代表性的欧美学者的著作,如艾克先生以比例图的形式来展示中国硬木家具;安思远先生对材料方面的著述;米歇尔·伯德利(Michel Beurdeley),利用家具的出土材料按照朝代进行叙述。莎拉·韩蕙从中国古典家具的工艺与材料、中国古典家具的风格与断代、中国古典家具的类型与历史等三个方面,对中国家具研究的现状进行了详尽的分析,并提出了今后应当重点研究的家具断代等方面的课题。


劳伦斯莎拉·韩蕙史克门(Laurence Sickman)(图12)是中国艺术的鉴赏家和学者,他从小便对东方艺术尤其是中国艺术感到痴迷。在哈佛大学就读时史克门选修了兰登莎拉·韩蕙华尔纳(Landon Warner)教授的课程,并得到了他的赏识。1930年,史克门刚毕业,就作为哈佛与燕京访问学者且在中国生活,然而纳尔逊-阿特金斯博物馆正处于筹建时期,在这期间,史克门担任华尔纳的助手,他用独到的眼光与审美,为博物馆购买了许多著名的艺术品。1935年他返回美国后不久便成为博物馆东方艺术部主任,后来他做了馆长,将一生献给了纳尔逊-阿特金斯博物馆。

■图12 劳伦斯·史克门先生的照片

早期的美国收藏家购买中国家具仅因为他们对异国艺术品的好奇,大多数作品都是漆器镶嵌珍珠母贝,形式扭曲,强调了“神秘中国”的刻板印象。到了20世纪,这种现象开始改变。起初,史克门收藏明清家具是源于他对中国艺术文化的热爱以及文化教育背景,而经济是驱动他收藏明清家具的另一个因素。20世纪初,当西方还在收集与进口漆家具时,在北京的一些欧美人已经开始收集一些简单的硬木家具。这主要是受时局的影响,许多艺术收藏品都可以在市场上购买。当时居住在北京的美国人,能以较平价的价格买到中国艺术品,而作为采购助手的史克门能以低于伦勃朗一幅作品的价格买到数千件中国艺术精品。纳尔逊-阿特金斯博物馆作为一所新博物馆,要想脱颖而出,就必须开辟新的收藏领域,于是博物馆的理事会决定收藏包括东方艺术在内的全世界的艺术品,并请兰登·华尔纳作为特别顾问。数量多且价格便宜的硬木家具收藏在当时刚刚兴起,而当时美国博物馆还未盛行收藏硬木家具,具有良好品味和判断力的史克门发现了硬木家具独特的魅力,由于史克门为纳尔逊-阿特金斯博物馆购买硬木家具,在他的影响下,美国各大博物馆也开始争相收藏硬木家具。


现阶段民族复兴使得中国文化备受关注,并逐渐形成主流趋势。与传统一脉相承的古典家具所具有的独特的东方家具艺术风格为世界所惊叹。通过回顾20世纪美国博物馆的收藏历程以及史克门个案研究可以看出,那一时期的收藏家们对于收藏品的细致论证与研究具有极高的借鉴意义,同时美国的收藏家们传播中国艺术趣味,也吸引了社会大众对明清家具的关注,使国内将明清家具纳入中国艺术史的框架中考察与研究。现阶段,海外博物馆关于家具藏品的图录只是有选择性出版,这使得家具研究受到阻碍。现阶段只有推进博物馆间的交流合作,才能有效利用明清家具的研究价值,促进世界艺术的交流与发展。




参考文献:

[1]包婷,李雪艳.欧洲家具设计中的风格演变[J].家具与室内装饰,2018(10):52-53.

[2]王鹤北.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亚洲部中国艺术收藏[J].中国美术,2017:147-152.

[3]柯惕思,刘辉.西方人眼中的中国传统家具——柯惕思谈海外中国家具研究[J].家具,2011(06):63-65.

[4]袁宣萍.中国外销漆家具及其对欧洲的影响[J].装饰,2006(07):22-23. 

[5]SarahHandler.AustereLuminosityofChineseClassicalFurniture[M].UniversityofCaliforniaPress,2001.

[6]张安华.中国传统造型艺术的对外传播研究[D].东南大学,2015.

[7]唐永松.中国现代家具收藏研究[D].中南林业科技大学,2010.

[8]陈儒斌.2015春季纽约亚洲艺术周的焦点-安思远私人珍藏流向四方[J].收藏.2015(09):26-31.

[9]景楠.设计原理传承视域下的中国现代家具研究[D].江南大学,2015.

[10]卡尔·梅耶,谢林·布莱尔·布里萨

克.谁在收藏中国[M].中信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6.

[11]沃伦·科恩.东亚艺术与美国艺术[M].科学出版社.2007.

[12]瞿炼,朱俊.堪萨斯的“中国庙宇”史克门与纳尔逊·阿特金斯博物馆的中国文物[J].紫禁城.2014(01):134-145.

[13]朱思奇,唐开军.现代中式家具产品创新设计方法探讨[J].家具与室内装饰,2019(01):11-12.

[14]李泽添.中国古典家具设计的美学特征研究[J].家具与室内装饰,2019(09):30-31.

[15]彭亮,董玉库.中外学者明清家具研究百年历程脉络梳理:西学与中学[J].家具与室内装饰,2021(01):4-7.

[16]唐立华,杨元.艺术生态视野下明清家具艺术的衍生传承研究[J].家具与室内装饰,2019(11):14-15.

[17]高伟霞,吴智慧,余继宏.明清苏作家具木雕装饰多维偏好分析[J].林产工业,2019,46(07):39-43.

[18]袁梓晶,谢力生,刘子欢,等.美式家具的风格特点[J].林产工业,2019,46(03):69-72.


 
» 上一篇: 东方宅院艺术家居 ——南谷艺术家居设计案例赏析...
» 下一篇: 新时代传统家具“匠作”巨著,1比1制作图集《松乔图制》限量发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