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信息
 商周青铜器艺术与家具设计
 基于工业互联网的家具行业云平...
 明式黄花梨圈椅设计比例分析—...
 中式纹样在家具设计中的应用
 创新现代中式家具的研究与实践
 欧洲城市户外家具赏析
 中国设计在科隆 ————著名设...
 快餐家具设计要素探析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环境艺术设计...
 传统家具龙纹的演变及其在现代...
 创新现代中式家具的研究与实践
 明式家具艺术与功能的契合
 家具背后的故事——朱小杰家具...
 意大利经典原木家具RIVA1920
 明式家具中吉祥文字图案特征及...
 绿色设计在办公家具中的应用
 另类家具新品上市 绝对超出你的...
 老年人家具设计浅析
 我国家具设计中的复古设计
 北欧家具设计的“人文功能主义...
   首页 - 详细内容
问题意识与服务精神:近代女性杂志视域下的家庭布置
类别:家具设计 | 录入者:fid | 发布时间:2023-08-31 [464]

美国室内设计之母坎迪斯惠勒(Candace Wheeler)曾指出:女性本能地熟知家庭生活、纺织品和艺术,这些都使得室内装饰作为女性职业是再自然和合适不过的了[1]。女性在室内设计的发展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欧美学界对室内设计中的女性参与也有较为系统的研究。相较而言,在中国近代室内设计史研究领域,女性群体却长期未获得足够的关注。目前学界的研究多基于男性视角,探讨中西方男性建筑师或留洋归国的工艺美术家对室内设计发展的贡献。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长期以来,男性一直主导着设计史的话语[2]。另一方面,中国本土的职业女性室内设计师出现的较晚。直到新中国成立后,由于国家大型建设项目的需要、行业分工的细化以及女性地位在法律层面的提高等原因,女性室内设计师才逐渐登上历史舞台。

然而,笔者研究发现,虽然本土职业女性室内设计师尚未出现,但在二十世纪上半叶的上海等大城市中,城市中上层家庭的主妇们已产生了对获得专业家庭装饰布置指导的迫切需求[3],并以“美化家庭”为工作核心,积极参与甚至主导了小家庭的室内布置。有学者甚至认为:她们虽缺乏专业知识,但却是数量最为庞大和日常化的实践者,并在消费与实践两个层面,成为了室内装饰的重要主体[4],构成了推动中国近代室内设计发展自下而上的重要力量。

这股力量直观地体现在了面向家庭主妇的近代女性杂志对家庭布置的关注中。中国近代女性报刊发端于戊戌变法时期的上海,并于五四爱国运动后达到高潮[5]。作为自负盈亏的商业刊物,女性杂志敏锐地捕捉到了城市家庭主妇对获得专业家庭布置指导的需求,通过刊载图文结合的文章,甚至开辟专栏的方式予以迎合与满足。因此女性刊物成为考察近代室内设计中女性参与的生动样本。

本文即以近代女性杂志为研究对象,对其中关于室内装饰布置的文章与专栏进行探查。通过史料分析、文本解读与特征总结,介绍近代以来中国家庭模式的转变,及引发的对居住空间装饰布置的讨论,进而分析女性杂志对家庭布置方法的示范与推广,以及对西方现代家庭布置风格的引介,揭示其作为商业刊物敏锐的问题意识与服务精神。同时探讨这一现象折射出的女性对家庭布置的关注及其对近代中国室内设计发展的重要意义。

1.1 从“大家庭制”向“小家庭制”的转变

清末民国时期中国社会经历了影响深远的“古今之变”[6],以上海等大城市为代表的城市家庭结构也发生了从封建“大家庭制”向现代“小家庭制”的转变。“国内凡是有改革思想的男青年,如他们的能力,能够组织小家庭的,没有一个不想组织一个小家庭。而有革新思想的女青年,在未出嫁时也没有一个不希望自己将来能做一个小家庭中的主妇。因此,近年来男青年已在社会上组织小家庭的,女青年已在小家庭中做主妇的,一天多似一天了”[7]。对于这一转变,社会各界展开了广泛地讨论。现代中国装饰艺术奠基者之一的张光宇先生与著名翻译家黄嘉音先生曾分别绘制漫画《叠罗汉式的大家庭》与《大家庭中之阶级观念》,从封建大家的规模与等级观念两个角度对这一模式的弊端进行了生动的刻画(图1-图2)。胡适先生也曾手书“旧家庭多苦痛故尚忍,新家庭重互助故尚爱”[8](图3)。1927年《妇女杂志》甚至刊文直接指出当时国家贫穷的真正原因实在不是哲学家、政治家、经济家、教育家等所作的结论,而在于几千年来通行中国的“大家庭制”[9]。虽然对于这一转变并非全然是赞誉之声,有些观点也认为凡事有利就有弊,大有大的优势,小也有小的弊端。所以论到大家庭制与小家庭制的利弊,没有一个敢说那(哪)种是完全有利无弊的[10],体现出较为审慎的态度。但总体而言彼时知识界对这一转变多持肯定态度,小家庭对大家庭的逐步取代也已成了不争的事实并演化成了一股不可逆的趋势。

▲ 图1 张光宇绘叠罗汉式的大家庭

▲ 图2 黄嘉音绘大家庭中之阶级观念

▲ 图3 胡适手书推崇新家庭的书法作品

1.2 对小家庭装饰布置的讨论

这一家庭范式的变革直接引发了家庭居住空间的嬗变,家庭室内装饰布置也面临众多新问题。《家庭星期》杂志曾以“理想中的小家庭生活”为主题开展征文活动,因“真给一般组织小家庭们的帮助不少”[11]而得到广泛回应。针对小家庭的装饰布置,有来稿提出应通过科学化的组织将空间进行叠合利用,“我们非要有科学化不行。我们只要一间房子,而可以把大富人家的会客间,饭间,卧间,书室包括在一起”[12]。还有文章提出“物少而适用,日光的充足,颜色的调和”[13]等装饰布置原则。在征稿活动的总结性评论文章中特别称赞了一位叫王寿福的作者,其对客厅的削弱与对卧室的加强被认为是打破常规的布置手法。“客厅等于虚设...大家庭中的高厅大厦,是用来摆架子,装场面的”[14]。在传统大家庭中,客厅占据约百分之四十的空间,但小家庭空间狭小、价格昂贵,将百分之四十的面积“消耗于无用,是何等的不经济”[14]。随着家庭模式的切换,客厅的重要性迅速降低,这种空间功能的重新组织削减了客厅的面积,契合了家庭模式转化后客厅地位的变化,因此得到评论文章的肯定(图4)。


▲ 图4 1935年《家庭星期》中关于征文的评论文章

对小家庭装饰布置的讨论还广泛地出现于当时的其他报刊杂志中。如上海《青青》杂志就曾刊文介绍适于小家庭的室内装饰[15](图5);《万影》杂志还对小家庭的装饰布置进行过详细的个案报道,特别提到夫妻卧室中普遍实行的“分床制”(图6)是为了节制青年男女的性生活,在当时被视为“新时代生活美点”[16],成为生活方式影响设计的鲜活注脚[17];1939年《上海特写》详细报道了一处模仿欧美的小家庭空间,用多组图像展示如何通过开窗改善传统居屋“多半暗沉沉,且空气停滞不便流通”[18]的弊端(图7);《健康家庭》还曾刊登系列文章聚焦“简美的平屋”“新时代的经济楼房”以及“闹市的幽居”[19]三种主要居住类型,讨论小家庭的经济住宅设计(图8)。

▲ 图5 宜于小家庭休息室的室内装饰

▲ 图6 小家庭的现代室内装饰

▲ 图7 1939年上海某路一处美术化的现代室内空间

▲ 图8 小家庭经济住宅设计

在众多讨论主体中,近代女性杂志因直接服务于家庭主妇这一装饰布置“最重要的消费主体与实践主体”[4],体现出鲜明的问题意识与服务精神,通过开辟专栏或定期刊载相关文章的方式协助主妇解决小家庭的装饰布置问题,并介绍国外优秀案例,成为推动家庭布置现代化转变的重要媒介。

开设家庭装饰布置相关专栏的近代女性杂志主要有《妇人画报》《快乐家庭》《家庭》《现代家庭》以及《家庭与妇女》等。其中《妇人画报》以图片展示为主;《快乐家庭》《家庭》与《现代家庭》以文字介绍为主;《家庭与妇女》开设了“园艺研究”专栏,补充了室内外小景观营造的维度(表1)。这批女性刊物开办的《现代居室》《家庭布置参考》《内部装饰》《屋内装饰》《家事研究》以及《园艺研究》等专栏紧扣小家庭面临的居住面积狭小、空间利用率低下、色彩搭配意识淡薄以及家电选择不合理等具体问题给出直观的图像示范与文字引导,此外还针对一些个性化需求进行解答,并常随文刊登高相关度的商业广告,体现出鲜明的问题意识与服务精神。


2.1 对提高小家庭空间利用率的示范

女性杂志的家庭布置专栏曾敏锐地意识到在人口增加、经济衰落的背景下,大城市家庭在住的方面出现的问题,具体体现在“一个小小的房间,每月租金值十元至十六元,有些人早已在实行着改造了”[20]。相关专栏及时跟进给出一系列具体的解决方案。如《妇女画报》于1933年第八期与第十二期分别展示了如何充分利用狭小空间营造优雅舒适环境的方法(图9-图10),在配文中提到“这里的设计却是最新式合用的,其中一点地方也不虚费,你看来觉得满意可照原样嘱木匠做去”[20],在给出图像示范的同时还进一步提供造价上的参考,“连木器家具在内共需费二百元之谱,如用藤的只须一百元好了”[20]。《家庭》杂志也曾通过图示详解与文字介绍相结合的方式,刊登通过镜子使房屋显得更大的《利用镜子布置居室》[21]、指导主妇合理收纳的《几种节省地位的处置方法》[22]以及利用门后或橱内的杂物放置架进行收纳的《放置杂物的架子》[23]等文章,均具有较强的实操性(图11-图13),并在同一版面刊登家用产品的商业广告,体现出一定的营销意识。

▲ 图9  宜于坐、卧、读书的优美斗室

▲ 图10 小空间的高效利用

▲ 图11 利用镜子布置居室

 ▲ 图12 几种节省空间的处置方法

▲ 图13 放置杂物的架子


2.2 对优化小家庭色彩环境氛围的引导

为优化室内色彩氛围并提升家庭主妇的空间色彩意识,相关专栏也进行了大量有益讨论,甚至体现出较强的科学色彩意识。《快乐家庭》于第一卷第二期刊登《内部装饰的色彩问题》一文,按亮光色与暗淡色等分类方式绘制色彩环示意图,并以此为基础详细讨论了室内布置中的色彩搭配问题[24](图14);同期,作者万秋红撰文《桃红色的卧室》,介绍了自己所做室内设计作品中的色彩特征[25];《妇人画报》在其《现代居室布置》专栏中刊登《新妇须知》一文,指出居室不在于宽敞富丽,只要处置得宜就可以使空间中“无往不有一种舒畅的现象”[26],并进一步结合空间的朝向阐述色彩与空间所处方位间的关系,认为对于墙壁的粉饰值得深入研究;1938年夏季将至之时,《家庭》杂志还曾适时刊登《凉爽的陈设》一文,旨在教主妇如何通过合理利用蓝色在夏季营造凉爽的空间,以提前布置应对[27]。

▲ 图14 内部装饰色环

2.3 对家用电器选购的指导

近代中国城市家庭的电气化水平有所提高,为方便主妇选购电器,相关专栏甚至会直接给出采购指导清单。如《家庭》曾刊载《购买灯泡的标准》一文,谈到如在美国电料店买灯泡,店员会先问灯泡是用在哪个空间,阐明应视空间亮度需求进行针对性购买,并给出按空间类型划分的详细参照表格,承诺若能按照实行便能保证“灯光充足”[28](图15)。


 ▲ 图15 购买灯泡的标准

作为商业杂志,刊登广告是其创收的重要途径,一些女性杂志中大量刊载制作精美、妙趣横生的商业广告,其中对家用电器产品多有涉及。如《快乐家庭》曾先后四次刊登灯泡广告,通过诙谐的图文阐述只顾新颖而选择“杂牌”灯泡会产生的视错觉以及电费增加等后果,以引导读者购买更有保障的“老牌”灯泡[29]。1937年后,冰箱、收音机以及电话等广告占比显著增加,也反映出此时家庭布置中电气化水平的进一步提高。

2.4 对个性化需求的满足

专栏的问题意识与服务精神还体现在对主妇个性化需求的满足上,例如针对新婚主妇的《快乐家庭》曾刊登《新环境的设计》,详细描述如何装饰布置新家环境。作者旗帜鲜明地提出新婚夫妻应共同努力布置新家,“新环境的所有权,既然是属于男女两方的,那么由两方共同商榷,从长讨论,比较的便利而会产生满意的效果”[30]。作者万秋红进一步指出丈夫可以用皮尺丈量新环境的尺寸,而后用厚纸板制作房间模型,以便“可以居高临下的共同去研究怎样装饰是最合理了”[30],随文附如何用厚纸板制作模型的示意图,并用剪刀图样配合虚线标出需要裁剪的位置(图16)。有意思的是,为了配合新婚的主题,文章首页配图均采用红色线条绘制,烘托新婚的喜庆氛围,足见作者与出版方的用心。文末提及“我们已经设计了一间长方形的起居室和一间尺寸较小的卧室;但因为篇幅关系,不能在这里发表,读者如需要的话,请附回件票致函本刊转交,当将单张的图样奉上。如果有什么装饰上的问题垂询,也可以详细奉答”[30]。从中不难看出相关专栏已与读者建立起了切实的互动关系,在装饰师与家庭主妇间搭建起了沟通的桥梁。

▲ 图16 用厚纸板制作新家模型的裁剪示意图


很显然,这些文章均从具体的问题出发,且着意通过文字与图片的配合降低理解难度、提高方法的可操作性,便于读者掌握并运用。同时,这些讨论与报道如同一面镜子,映照出的是此时城市小家庭中的主妇们,在进行内部装饰布置时遇到的新问题。随着居住面积的减小以及房价租金的高涨,空间本身的价值增大,引发对提高空间利用率以及对空间色彩面貌等的关注。小家庭中电气化水平的提高对于传统大家庭而言更是全新的,因此主妇们更需要获得全新的指导。这些问题在注重空间等级秩序与对称式布局的传统封建大家中并不突出,但在家庭模式转变的背景下成为了主妇们必须面对的新挑战。女性杂志把握住了这一新孕育出的市场需求,为她们提供了直观的、可操作性强的图文指导。这些报道无疑推动了装饰布置知识与经验的总结与传播,为家庭布置的精细化设计、家装市场的培育以及职业家装设计师与设计机构的出现奠定了必要的市场基础。

不仅如此,笔者研究还发现,这一时期的女性杂志对欧美的现代室内装饰布置风格也保持了较高的关注度。这些报道一方面强化了相关刊物的“摩登”属性,另一方面也切实推动了现代家庭布置风格在近代中国的传播,对中国室内设计的现代化转型意义深远。笔者整理相关文献发现,这些报道多见于未开设家庭布置专栏的女性刊物中。

未开设专栏但会定期刊载相关文章的妇女家庭类杂志主要有《玲珑》《今代妇女》《妇女杂志》《家庭良友》《女青年月刊》《康乐世界》《新家庭》等。此外,一些与妇女相关的生活类杂志如《大众画报》《摄影画报》以及《白鹅艺术半月刊》等也都曾刊登过与家庭布置相关的文章。笔者以不同的关键词对相关文章数量进行统计,可以发现《玲珑》杂志刊登的关于“布置”的文章数量最多,《妇女杂志》刊登的与“装饰”相关的文章数量最多;从刊发总量上看,《玲珑》《今代妇女》以及《妇女杂志》分列前三,相关文章数量分别为42篇、34篇、29篇(图17)。以刊文数量居前两位的《玲珑》和《今代妇女》为例,与开辟了专栏的女性刊物敏锐的问题意识与服务精神相比,这批杂志刊登的文章多以欧美最新室内设计案例为主,因画报独具的优质图文排版与较高的图片质量,刊登的案例促进了以简单、实用、高效为核心的现代家庭布置审美旨趣在城市中产阶级家庭中的传播。


▲ 图17 未开设专栏但会定期刊载相关文章

    的妇女家庭类杂志刊文数量统计

如《玲珑》曾刊登当时流行于法国、德国的家庭座椅、椅垫以及桌布等装饰品,并评价其特点为“式样简单,而且美观,是很合式样上中等人用的”[31]。1931年刊登手绘图片,展示同年美国最新居室的布置方式[32](图18),1932年一卷四十五期介绍了法国现代摩登家庭利用墙角设计的吸烟饮酒区[33](图19),体现出室内装饰布置内容紧跟欧美最新设计动态的特征。创刊于1928年的《今代妇女》也对西方最新室内装饰布置保持关注,如1929年第十一期曾刊登《现代装饰》一文,展示了这一年由德国设计师阿尔弗雷德·费舍尔(Alfred Fischer,1881-1950)设计并获诸多赞誉的室内设计作品(图20),文章着重对室内配色进行了介绍:橡皮地板为黑色与灰色的组合,室内木器为黑色,木器的椅垫与室内的玻璃均为微黄色,再配合以红色的玫瑰花,色彩氛围十分协调。值得注意的是文末特别指出:“其中东方的色彩也很明显的”[34]。这篇报道反映出装饰布置审美的影响并非单向的从欧美指向东方,随着东西方文化交流的日益频繁,东方传统的审美旨趣也反向对西方产生过影响,构成了复杂多维的影响路径,而这也符合传播学的基本逻辑。对这种双向甚至多向影响关系更直接地印证出现在《今代妇女》1929年第十一期中的《东方化?美国妇女之东方装饰》[35]一文中,文章通过图像直接呈现了美国家庭中的中式风格装饰布置样貌(图21),展现了中国传统室内装饰布置风格与传统家具对美国家庭产生的直接影响,体现出文化交流的深度与中西方室内装饰布置影响的双向性。

▲ 图18 1931年美国最新居室的布置

▲ 图19 1932年法国现代摩登家庭布置中特设的吸烟饮酒室


▲ 图20 1929年由德国设计师设计的

   带有东方色彩特征的现代室内装饰作品

▲ 图21 美国家庭中的中式装饰

这些报道直观地展现了这一时期女性杂志对家庭布置这一议题关注的广阔视域,即在紧跟主妇们遇到的实际问题的同时,保持对西方现代家庭布置风格、材料与空间利用方式等方面的关注,体现出视野的广泛性,以及东西方装饰文化影响的复杂性。最为重要的是,这些报道为近代中国室内设计的现代化转型提供了最为直观的图像示范,这对近现代中国室内设计的发展无疑具有重要意义。

女性在中西方室内设计的发展中都曾是重要的参与主体。在本土职业室内设计师暂未出现的二十世纪上半叶的中国,以上海为代表的城市中上层家庭中的主妇们,在面对由家庭模式转变带来的新的家庭布置问题时,产生了对获得相关指导的迫切需要,她们对家庭布置的广泛参与甚至主导推动了室内设计的发展。本研究显示,近代女性杂志生动地反应了这一女性参与的过程,成为近代中国家庭布置中女性参与的鲜活印证。作为商业刊物,这些杂志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新“酝酿”出的市场需求,以主妇们在装饰布置中遇到的实际问题为基础,通过刊载图文结合的、可操作性强的文章对相关经验与知识进行总结与示范,在满足小家庭需求的同时,极大推动了家庭布置知识的传播。为家装市场的形成、本土室内设计师与设计机构的出现培育了土壤。与此同时,本研究还显示,这些刊物还将目光投向西方,通过直观的图像示范将欧美最新的家庭布置介绍给国内的家庭,这无疑对处在新旧转换中的中国室内设计具有积极的推动意义。

诚然,近代女性杂志对家庭布置问题的关注,并非仅仅因为家庭模式的转变与主妇们的需求,还与当时的政治舆论环境密切相关。笔者研究相关史料发现,受北洋政府、国民党政府以及侵华日军舆论钳制的影响,女性杂志言论的自由度并未随刊物数量的增加而增加,反而呈现出与政治剥离的趋势。相关政策的出台导致报刊杂志的出版与集会活动被阻断,女性与政治的关系也被强行剥离。作为商业刊物的女性杂志要获得生存和盈利的机会自然需要竭力避免政治的干预,并提升内容的丰富性与实用性,以便在激烈的商业竞争中存活下来。因此众多女性家庭类刊物讨论的内容开始变得更加多元。在女性权力的基础上开始扩展至对女性个体和家庭的关注。与家庭高度相关的“家庭布置”“室内装饰”等议题开始进入女性杂志的视野,并于1930至1939年间达到关注的高峰,后因抗战爆发关注度迅速回落。因此,近代女性杂志对个体生活与家庭布置的关注同时带有一定远离政治、规避管控,并在商业竞争中更好运营的被动选择的色彩。日军侵华后,在家政学以及一批女性家政精英的推动下,这种被动关注逐渐转化为面对民族危亡时妇女为救亡图存而进行的主动选择,家政学视阈下的室内装饰在当时被女性视为通过管理好“小家”以挽救“大家”的重要途径,家庭布置、室内装饰也在抗战爆发后被赋予了更为宏大的历史意涵[36-37]。

但无论关注的缘起为何,近代女性杂志视域下的家庭布置都印证了中国室内设计发展中的女性参与过程,其鲜明的问题意识与服务精神、对家庭布置知识与经验的传播、对家庭主妇需求的细腻洞察以及对西方现代室内装饰风格与理念的引进等,都在客观上推动了近代中国家庭布置从传统向现代的转变,为近代中国室内设计的现代化转型贡献了力量。


参考文献:

[1] Wheeler C. Interior Decoration as a Profession for Women[J]. The Decorator and Furnisher, 1895,26(3):87-89.
[2]方李莉.女性与工艺美术[J].装饰,1995(04):8-9.
[3] Home of Art is Treasure Trove of Novel Gifts: School of Handicraft is Conducted by Two German Women." The China Press (1925-1938), Oct 17,1931:12. 
[4]丁俊.1930年代上海家装设计的现代性路径研究[D].无锡:江南大学,2021.
[5]印永清.清末民初上海妇女报刊[J].图书馆杂志,2000(5):50-53.
[6]施展.枢纽[M].广西: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
[7]黄造雄.小家庭中妇女应有的常识[J].女青年月刊,1927,6(7):14-17.
[8]李培恩.家庭经济[J].时兆月报,1928,23(6):6-8.
[9]乔治.大家庭制与我国国富问题[J].妇女杂志(上海),1927,13(1):21-24.
[10]甄白.大家庭制与小家庭制的利弊谈[J].恩喻周刊,1927(7):1-2.
[11]佚名.关于征文[J].家庭星期,1935,1(3):7.
[12]雯.理想中的小家庭生活:征文特辑之一[J].家庭星期,1935,1(3):6.
[13]王寿富.理想中的小家庭生活:征文特辑之一[J].家庭星期,1935,1(3):6.
[14]佚名.关于征文[J].家庭星期,1935,1(03):7.
[15]佚名.室内装饰:这是一间做憩室.最宜于小家庭之用[J].青青,1933,1(06):6.
[16]严次平.现代内室装饰[J].万影,1936(03):11.
[17]宋立民.浅析生活方式与设计的关系[J].艺术教育,2018(05):37-40.
[18]严曼麓.美术化的室内装饰与布置[J].上海特写,1939(01):19.
[19]毛心一,金贤法.小家庭经济住宅设计:设计一:几所简美的平屋(A)[J].健康家庭,1940,2(8):15-16.
[20]佚名.现代居室[J].妇人画报,1933(12):18.
[21]秋红.利用镜子布置居室[J].家庭,1938,3(6):30.
[22]万秋祜.几种节省地位的处置方法[J].家庭,1938,2(6):28-30.
[23]万秋祜.放置杂物的架子[J].妇人画报,1938,2(6):28-30.
[24]李锦沛.内部装饰的色彩问题[J].快乐家庭,1936,1(2):1-2.
[25]万秋红,蔡振华.桃红色的卧室[J].快乐家庭,1936,1(2):49-50.
[26]红尘.新妇须知[J].妇人画报,1933(4):19.
[27]万秋红.凉爽的陈设[J].家庭,1938,3(3):42.
[28]明.购买灯泡的标准[J].家庭,1938,2(6):27.
[29]佚名.那一条线较长[J].快乐家庭,1936,1(2):97.
[30]万秋红.新环境的设计[J].快乐家庭,1936,1(4):46-47.
[31]佚名.法国最新流行的家庭座椅装饰[J].玲珑,1931,1(40):158.
[32]曹冷冰.美国一九三一年最新居室的布置[J].玲珑,1931,1(7):229.
[33]佚名.法国现代摩登家庭布置特设吸烟饮酒室之一种[J].玲珑,1932,1(45):181.
[34]佚名.现代装饰[J].今代妇女,1929(11):20.
[35]臧慧,庞聪.中国传统装饰元素在现代室内设计中的运用[J].城市建筑,2021,18(31):122-124.
[36]高正.知识建构与行为规训:近代家政学视野下的室内装饰[J].装饰,2021(4):80-84.
[37]郑仪,吴义强,李新功,郑霞.竹材在多功能家具设计中的应用[J].林产工业,2021,58(10):38-42.


注:本文来自《家具与室内装饰》杂志2023年第06期。







 
» 上一篇: 乡村振兴视域下设计创客多模态链造发展模式研究
» 下一篇: 生态现代主义视角下的芬兰生态住宅设计研究